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波波小说 >> Merlin!我是帽子?! >> 第21章

就像是小孩子吵架的四巨头们谁都没有选择最先开口,兀自假装的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和往常忙碌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除了他们从不肯眼神交汇的别扭神态。= =

即使无事可做的早晨他们也都埋头在自己的世界里,固执的等待某个人打破僵局,但是显然,他们不认为那个人会是自己,也绝对不会成为他们自己!谁都不想后退,成为那个无原则让步的人,他们各自的骄傲让他们低不下他们高傲的头颅,即使他们心里都迫切的希望结束这个僵局。

但是,他们不会觉得这种小儿科的吵架很幼稚吗?Hat闲凉的待在一边,托腮,好整以暇的微笑——看戏——评价中。

海伦娜是最后走进校长室的生物。

穿着淡粉色公主裙的她,头上歪歪扭扭的挂着一个小巧可爱的蝴蝶结,还没有退去婴儿肥的小短腿晃晃悠悠的努力向前移动着。

最后她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前,扬起自己的小脸盘,奶白色的头发、宝蓝色的眼睛让她看起来像极了一个大型的芭比娃娃。即使那个时候的中世纪还没有芭比娃娃这种概念,Hat抬手自然而然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浅笑,那是让他一直很期待的动作,很舒服的触感。

海伦娜带着奶香的小身子有些别扭的扭动了一下,然后用软软的童声带着鼻音开口:

“呐,呐,海伦娜想要Hat,他睡着了吗?为什么他一直不睁开眼睛,海伦娜想要Hat!你把Hat弄醒,听见了吗?”

话音还没完,海伦娜就已经自己动起手来,伸着她粗短的小胖手不懈努力的戳着Hat放在膝盖上的帽子,好像她戳那个帽子就能使他睁开眼睛一样。Hat哭笑不得的连连摇头,看着眼前小大人模样命令口吻的海伦娜,他开始反省他们对于这孩子的教育是否出现了问题。

“亲爱的,我的海伦娜小公主,我就是Hat,而‘它’现在只是顶帽子。”

海伦娜鼓起自己的包子脸,疑惑不解的睁大眼睛,看看Hat又看看帽子,然后她明显有些理解不能了,歪头,声音变的缓慢。

“你 是 说,你 就 是Mr.Hat?”

Hat坚定的点头,脸上挂着微笑,看着他们的小公主露出了犯难的神情,手还在锲而不舍的戳着帽子,表现着她的质疑。

听见他们谈话内容的另外三巨头不约而同的抬起头,带着震惊的眼神,仔细打量着此时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的Hat。这个有点惊吓的消息让他们忘记了自己的芥蒂,忘记了他们还在冷战,该死的,Merlin,现在最重要的是这个不起眼的黑发少年他嘴里说的是什么?

(在优秀的四巨头眼里,最主要的是他们还在冷战时期,Hat变成的人的样子勾不起他们任何的兴趣,所以,帽子君就被华丽的无视了,远目。)

Hat自然的抬起头,冲着打量他的三巨头回了一个甜蜜的微笑,抬起手,小幅度的晃动了一下。

“呦,A Pleasant Surprise!(这是一个惊喜!)”

“萨拉查?那是你的杰作?”

戈德里克的脸上是懵懵懂懂好像自己还在做梦、没有睡醒的不确定样,他扭头,习惯性的开了口。当然,当他发现自己是那个打破不说话原则的人的时候,他确实是有些懊恼的,但那之后,他选择了勇敢的挺起胸,直视着萨拉查,光明正大的等着他的答案。

“也许,你的大脑在昨天的事件中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戈德里克。除了我还能有谁?你这可真是个多余的问题,Hat是和‘我’一起走进来的,不是吗?你的注意力该提高一下了!”

大多数的时候,萨拉查这样子的毒舌只会换来戈德里克不甚在意的大笑,或者当笑话一样的回敬回来,然后Hat插上一句,他们一起会转移到了别的话题上,而那个毒舌也就变成了生活的一种调剂。但是可惜,不包括他们冷战的时候,这样只会火上浇油。

戈德里克气色回转的脸,又瞬间变的铁青,环胸,冷哼。

“那是当然,我怎么可能有阁下您那样智慧的大脑,向我这种市井小民,就该用这样的智慧衬托国王陛下您的骄傲,不是吗?”

黑发男人和金发男人对视了一眼,默契的冷哼,同时撇过了头,不再看对方一眼。

在场的另外两位女士无奈的耸肩,继续重新将视线从Hat的身上挪回自己的事情上面,一次重修于好的机会,就这样在你我的坚持之下,失去了。

Hat抱起海伦娜渐渐变重的身子,亲昵的点了下她的鼻尖,无可奈何的笑笑。

海伦娜也总算是在大人们的态度下,认同了眼前这个黑发少年就是她昔日没有手没有脚的帽子玩伴,她很快代入了角色,愉快的亲吻了一下Hat的眉间,咯咯的笑着。

“Hat,海伦娜喜欢你现在的样子,比过去好看很多。”

孩子气的评价让Hat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特别是在这种气氛僵硬的情况下,他抬头看了眼同样也在看着他的萨拉查,笑了笑。

随后萨拉查本来想要回以微笑的脸僵硬的转开了,有些不自然的拿起桌子上的羊皮纸,逐字逐句的小声默念着那些晦涩的古文。Hat不解的想向左边,偏头他看见了正在看他的黄金狮子。Hat突然有些想要大笑,狠狠的嘲笑一下刚刚萨拉查不成熟的表现。

戈德里克呲牙对着Hat微笑了一下,就又迅速低下了头,Hat不确定他是否看见了萨拉查刚刚的态度,但也许他看见了,而且也很在意,Hat想。

海伦娜的手使劲拉扯了一下Hat垂在肩上的碎发,这让他觉得有点痛。他不满的瞪着自己怀里骄横的小公主,你真的被宠坏了,我亲爱的!海伦娜小公主不为所动的鼓起自己的包子脸,她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她可一点也不想被人无视。

“Hat,海伦娜生气了,不许你和萨拉查还有戈德里克眉来眼去而忘记了海伦娜,是海伦娜在和你说话!”

看看,看看,这孩子整天都学了些什么,眉来眼去?这是哪个该死的告诉她的词汇!用词不当,亲爱的,这可不是好孩子应该做的事情。五岁的海伦娜性格上霸道愈见的凸显出来,她被宠溺的娇蛮而任性,还有她袭成于乃母的彪悍用词。

“亲爱的,你想要出去玩吗?我想我现在可以和你一起去外面打雪仗。”

Hat努力转移着话题,该死的谁让宠溺这孩子的人里还有自己的一份功劳,叹。

海伦娜歪头,想了一会儿,认真的一字一顿的回答道:

“海伦娜想要骑马,Hat。海伦娜想要骑马,那种高高大大的,你给我讲的睡前故事里的那种,公主总是要有一匹白马的!”

“那是王子,亲爱的……”Hat无力的小声反驳,然后他叹气,摸摸女孩的头,笑着说:“可惜现在是冬天,而且我们也无法长途旅行,否则我想你可以去骑独角兽。但是现在,我想你一定会对别的感兴趣。”

“不嘛!”海伦娜嘟起嘴,声音里有着哭闹的前奏,“海伦娜就想要骑马,海伦娜想要马,高高大大的马!海伦娜还要和马交流,海伦娜要!”

女孩尖锐的叫喊声在本来就很安静的校长室里成为了最响亮的噪音,引得四人侧目。

Hat突然好像回想起来了什么,笑着将海伦娜放在地上,任她哭闹。看着四巨头们相似的神情,不约而同一起皱起的眉头,他笑的更愉快了。Hat俯身在海伦娜的耳边低语:

“亲爱的,去求求你的罗伊纳,或者赫尔加,萨拉查,戈德里克,你一定会得到你想的,相信我。”

海伦娜也真如Hat所希望的那样一颠一颠的走到了离她最近的萨拉查腿边,闪着泪花望着那个紧抿着薄唇的黑发黑眸男人。海伦娜的小智慧告诉她,她这个外表冷漠的教父其实很好说话,他总是能够满足她任何的小愿望。

“萨拉查~”

软软的童音,期待的眼神,这一切都让萨拉查无力给出“不”的回答,他总是对这个小女孩没有任何办法。就像是现在正一脸奸诈表情看着自己的Hat,那个偷笑的像只小狐狸一般的黑发少年,虽然还是老实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但萨拉查却知道他一定在窃笑。

另外的三人也都将自己的视线投到了这边,看着事态发展,最后黑发男人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表示了自己的让步。

骑马还要和马交流,这个要求能让你联想到什么?马人?bingo!

罗伊纳笑着和赫尔加点头,现在,一切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昨晚作为战火的原因以海伦娜的全盘胜利作为终结。最后,只要某些人愿意拉下面子,那么就没有问题了。两人一起看了眼看过来的Hat,和他一起点头,然后看向了脸色微红的戈德里克。

“咳,我们还在摩擦什么,Spencer想必早就准备好了红酒在他酒吧门口迎接我们了,萨拉查,走吧?”

真是个烂理由,Hat眼神里表达了自己赤果果的鄙视。

台阶已经铺好了,那么国王陛下,您也该下来了吧?Hat挑眉,看向了萨拉查。Hat突然悲哀的发现,自己已经沦为了为他人作嫁衣的傻X。

最后?最后就是一行六人愉快的坐着马车向破斧酒吧前进了。

海伦娜小公主的孩子气还表现在她的忘性大这点上,她很快就被没有马拉而能够自动前行的马车吸引住全部的注意力,而忘记了马人的事情。(其实就是夜骐拉的马车而已= =)

所以说有的时候实还是不要知道现实的为好,Hat继续新奇的把玩着自己过去的身体——巫师帽,笑看着海伦娜趴在玻璃窗前全神贯注的好奇,完全没有去捅破这个答案的意愿。另外的四巨头则也是含笑看着小女孩的天真,没有多做解释。

这个事情,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霍格沃茨这么多代学生过去了,却依然没有哪个新生能够清楚他们如何分院,哪怕魔法世家的孩子也是如此。

人的劣根性啊,偶尔的恶趣味总是让人很感叹。

马车停下来的时候,Spencer绅士的走到门边打开车门,动作流畅的将女士们牵下了马车,虽然在这点上Hat也很想表达一下自己的风度来着,无奈他坐在里面,几乎是最后一个下来的人。= =

看着同样伸到自己面前的两只手,Hat黑线了一下。

戈德里克和萨拉查勾起一个类似的笑容,高高在上的看了一眼对方,倔强的谁也不肯将手收回,就像是两个争夺玩具的孩子,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给予了“玩具”选择的权利。

Hat也笑了一下,闭眼,再睁开眼的时候,他已经瞬移到了他们的后方。

其实从醒来开始Hat就一直感觉到一种力量在自己身体里涌动,那是一种很奇怪又充满活力的感觉,源源不断的充沛着他的身体。好像他能掌握全世界的感觉,现在,他明白了,那是魔法的感觉。而碰巧,他冥想时的来的很多理论需要一个实践的基础。

真正的巫师从一出生开始就在适应血液里的这种神奇的力量,所以并不会有特别的感觉,而Hat却是突然一下子拥有的,所以他的感觉会比一般人强烈一点。

然后他让自己随心所欲的按照本能去做了,像是一个无法控制自己魔力的孩子,

但是这个动作明显得到了戈德里克和萨拉查不赞同的皱眉,他们一起转身看着神态自若的Hat,语气里是满满的关心之意,却带着斥责的意味。

“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Hat,你应该知道魔法失误的后果。”

Hat不甚在意的冲着另外两人一笑,抱起嚷嚷着自己也要“嘭”的一声突然出现的海伦娜,额头抵着小公主的额头,嬉闹作一团。

两位被讨厌了的保姆相视苦笑,耸肩,对着对方做了个鬼脸。

Spencer从来之前Hat事先写的信中了解到了全部的过程,灰发男人大大方方的拥抱了一下Hat,摆上自己充满魅力的笑容。

“恭喜,Little H,你这次能够把以前只能看而不能吃的怨念好好发泄一下了。”

“当然,那是我的荣幸,先生。”Hat也回了一个微笑,像是老朋友一样熟络的和Spencer开起玩笑。“灰姑娘的公主梦想只在12点之前,而我的,很幸运的没有限制,我会好好把以前和未来的份儿都补回来。”

“灰姑娘?”

戈德里克疑惑的插话进来,萨拉查站在一旁扬眉等待着Hat的解惑。

“海伦娜知道那个故事,灰姑娘的神仙教母,她给灰姑娘变了一件很漂亮的衣服还有用南瓜做的马车以及水晶鞋子,去参加王子的宴会,最后灰姑娘成功的嫁给了王子,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海伦娜运用自己的童声,奶声奶气的讲解给了更加疑惑的三位男士。= =

“我也听过那个故事,那个教母一看就是巫师,而那个水晶鞋子就是个违禁的魔法物品,真不知道那些巫师委员会都在做些什么,整天!”

罗伊纳在一旁惊悚的也参与到了话题里,Hat黑线,他以后再也不会给孩子讲童话了。

另外完全不知所云的三位男士尴尬的笑笑,打着哈哈插过去了这个他们不甚了解的话题,灰蓝色的天空又开始下起了大雪,赫尔加对着双手呵气,心情愉悦的叫着她的朋友们一起进酒吧里暖和暖和。

“和朋友和解以后,没什么安排会比一次聚会更加完美。”Hat低头对一知半解的海伦娜笑着解释。

但是谁能告诉我,我的午夜十二点什么时候到站。Hat抬头看天,无解。

※※※※※※※※※※※※※※※※※※※※

咳,于是,明天又要上学啊,叹,远目,茶

最后,尽职尽责的每日一吼:

要分! (请不要出现0以下的分数,谢谢= =某心灵脆弱,经不起打击)

要评! (请不要大意的拿越多的评湮没了某吧~这是臆想= =但是,还是多多益善来着-V-)

要长评! (长评啊,呃,这么半章半章看的你闹心?那么拿长评来跟某换全章吧=V=这不是大小广告哦,这是事实的真相,等价代换,指)

某是努力改文的某= =为毛一点想改的冲动都没有啊,这是为毛啊为毛,抓狂,掀桌,某一定要改,这是必然的!恩,fight,某!

喜欢Merlin!我是帽子?!请大家收藏:(www.boboxs.com)Merlin!我是帽子?!波波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Merlin!我是帽子?!最新章节 - Merlin!我是帽子?!全文阅读 - Merlin!我是帽子?!txt下载 - 雾十的全部小说 - Merlin!我是帽子?! 波波小说

猜你喜欢: 猫的忧郁满天星深宠[重生]我自深渊来不称职的保镖先生野蛮生长我能摸摸你的财神光环吗?妈咪,总裁爹地又吃醋了真千金她又美又飒过分宠溺拟态信息素在年代文中改造反派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我被五个反派爸爸争着宠穿成八零异能女重征娱乐圈[重生]吻痣谋财谋婚:娇妻是神偷地球上线成为哒宰的妈妈她在他心尖上映霸宠黑莲娇妻退圈后我风靡全球二世祖总在崩人设他最野了盛世商女:天才小神棍
完本推荐: 星辉落进风沙里全文阅读贤德妃全文阅读攻略不下来的男人[快穿]全文阅读撒娇福晋最好命全文阅读如果你是菟丝花全文阅读穿成爱豆对家的亲妹妹全文阅读田赐良缘:娘子撩夫有方全文阅读狂龙豪婿全文阅读农家恶妇全文阅读丝丝入骨全文阅读重生九零:神医甜妻,要娇宠!全文阅读武炼巅峰全文阅读听说反派暗恋我全文阅读AWM[绝地求生]全文阅读东床全文阅读论以貌取人的下场全文阅读奔月全文阅读神故全文阅读海贼:我爷爷是穿越者全文阅读嫡狂之最强医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洪荒历其实我只是想演戏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我在洪荒争渡我成了血族始祖低调为王神话版三国红色莫斯科大唐第一逆子全知全能者洪荒:我是摸尸大佬!不死武皇1979闲鱼人生我拍戏不在乎票房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妖孽奶爸在都市陈轩沈冰岚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数风流人物新书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末世胖妹逆袭记赘婿恰似寒光遇骄阳万古神帝从红月开始从被召唤开始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影后的嘴开过光我的1978小农庄

Merlin!我是帽子?!最新章节手机版 - Merlin!我是帽子?!全文阅读手机版 - Merlin!我是帽子?!txt下载手机版 - 雾十的全部小说 - Merlin!我是帽子?! 波波小说移动版 - 波波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