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波波小说 >> 重生第一权臣 >> 第四章

揽下了那桩差事之后,高展明即刻找来引鹤,与他商量。他毕竟刚得到这个身份没多久,对于此间事务不太熟悉,虽然过去曾在民间行商,也筹划过不少酒席活动,可是高家和民间不同,这种酒席一般需要什么样的规模、花费多少银两、每人收多少份子钱、有些什么规矩等的他一概不知,而引鹤是一直跟在高展明身边的小厮,对于这些事务,应该较为熟悉。

没想到引鹤一听高展明的话,立刻露出担忧的神色来,嗫嚅道:“爷……要不您告个病,回府休养几天,避开这事吧。”

高展明万万没料到他竟是这样的反应,奇道:“怎了?此事有那么难办吗?”

引鹤低着头不说话。

高展明问道:“按往日惯例,这般场面,花销几何?每人随多少份子才合适?”

引鹤低声道:“既是为国公府那位二爷置办的酒席,自然是往铺张了办,还要请上全宗学的学生,花销怎么也要三五千两罢。”

高展明惊得险些从椅子上跳起来。三五千两银子?!他先前想过几百两已经是及其夸张了!他从前便是为那些州郡长官备宴,置办山珍海味,请当地最好的女伎表演,再如何铺张一人也就是几十两银子的花销而已。只是一些少年子弟的一场酒席,竟然要耗费几千两白银?!只怕皇家都没有这等铺张奢华!

引鹤担忧道:“爷千不该万不该把这件事往身上揽啊。您操办酒席,就得去收份子钱,此事十分得罪人。您自己还要贴上不少银两,咱们家怕是……”

高展明极力压下惊魂,道:“我料理此事,无非就是多花些心神罢了,钱却未必要比别人多出几分。按你所说,这般筵席,便是凑份子,一人也要凑上百八十两银子吧?我可出的起这钱?”

引鹤犹豫了一下,微微摇了摇头。

高展明皱眉,看来自己家是真的很穷了,竟连百八十两活动的银两都拿不出,倒比当年他在民间行商时还不如。他道:“这些钱也拿不出么?那么往常这等应酬场面我又是如何应付的?”

引鹤知道他家这位少爷自从受伤以后大病了一场,发了好几天高烧,把脑子烧的有些糊涂了,一些过去的事情都记不清了。他更低声道:“爷您往日专注读书,这些俗事不大放在心上。过去爷和安国公家二爷交好的时候,这些钱都是那位二爷替您出的。后来您和那位二爷闹翻以后,碰上这类事,您就总是告病推辞……”

高展明听了这话,十分诧异。他重生到现在,只听人说过过去的他是如何难以亲近,和高华崇是如何的不对付,还是头一回听说原来他和高华崇过去也曾交好?是怎样的交好?又是因何而闹到如今水火不容的境地的?

高展明想弄明白他和高华崇之间的往事,又不好直接开口问,于是斟酌着试探道:“这些时日过去,我和子辉堂兄过去的恩怨,我已经释怀不少。引鹤,依你之见,我和堂兄是否还有重修旧好的可能?”

引鹤的神情突然变得惶恐,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将脸埋在地上,颤声道:“爷,奴才不敢多嘴。”

高展明一惊:看引鹤这模样,难道他和高华崇的事还有什么难言之隐在其中?他稳住心神,将引鹤扶起来,温声道:“你只管说就是了。”

引鹤低着头,身体不住哆嗦,仿佛有人拿刀架着他的脖子要砍他一般。

他越是这样,高展明就越是疑心,忙道:“引鹤,我就与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你也知道,在这宗学里,你家主子并不比别家主子体面。我如今尚且为这一份份子钱都头疼不已,还要跟你逞什么主子的威风不成?更何况我身边的人只有你最亲近,也只有你能帮我。你与我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若是还忌惮着那些虚的,不肯跟我说实话,我可就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引鹤还是一番诚惶诚恐的模样,缄口不语。高展明再三安抚,引鹤才怯生生地开口:“自从二爷撞破了夫人和安国公的事,对少爷丢下了那样的狠话,奴才恐怕二爷他再也不会回心转意了……”

高展明一愣:“夫人和……安国公?!”如果说知道高华崇和先前的那位高展明也曾有过十分亲密的岁月让他感到震惊的话,现在引鹤抛出的这件事简直要让他昏过去了!高展明的亲娘和安国公有一腿?!高华崇的亲爹安国公?!这世上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安国公?!

高展明简直不敢相信,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引鹤那般瑟瑟发抖的模样坐实了他的猜想。

老天,这可是天下第一的高家呵,竟然也会发生这种叔嫂乱伦的事情?!弟弟早亡,哥哥照料弟媳妇本是情分内的事,可若是照料到床上……简直令人发指啊!

高展明极力稳住心神,梳理着紊乱的思绪,喃喃道:“是啊……出了这种事,他是不会再回心转意的了……堂哥对我留下狠话?你再重复一遍他当日说的话,让我好彻底死了这条心……”

引鹤扑倒在地,拼命磕头:“爷,您饶了奴才吧,奴才不敢啊!”

高展明喝道:“说!”

引鹤被逼狠了,已因恐惧而涕泪满面,颤声道:“二爷他说……贱人生的……果然也是贱人……一家人都是同样货色……爷,您就别再招揽这种事了,您去跟二爷求个情,告病回家吧,别再和他们扯上关系了!”

高展明用力拍了拍额头。贱人生的果然也是贱人?一家人都是同样货色?他娘是叔嫂乱伦,他和他娘是同样货色,也就是说……他过去和高华崇其实也是兄弟不伦的关系?天呐,这情势可比他能想到的最糟糕的局面还要更糟糕了!!

高展明沉默了半晌,苦笑道:“别和他们再扯上关系?怎么可能呢,我毕竟是高家的人,他是我的堂兄弟啊。事情已经这样了,躲也躲不过去,还不如主动化解。我更要办好这件事才行。”

引鹤哭道:“爷,您已经被他们害成这样了,您还不回头吗?”

高展明摇头道:“引鹤,你放心,我不会再走从前的老路,你的爷要出人头地,而且要靠自己的本事!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肯不肯帮我?”如今高展明是这个处境,他想要出头,宗学这个台阶是少不了的。在这里,他还有可能学到更多知识,结实一些对他有助益的人,若是离开宗学,他的路就更难走了。而他要留下,就一定要改变现在的局面以及别人对他的看法才行。

引鹤忙道:“爷,您斗不过他们的……”

高展明打断道:“谁说我要跟他们斗?我若能与他们重归言好,难道不好吗?你只说,你究竟肯不肯帮我?”

引鹤道:“奴才的命是爷您救回来的,爷想做什么,奴才拼了这条命也要帮您。只是奴才实在是心疼爷啊!”

高展明将引鹤扶起来,拉到自己身边,握着他的手道:“你放心。爷经历了这些事,已不是从前的爷了。你信不信我?”

引鹤忙道:“奴才当然相信爷。”

高展明欣慰地笑道:“那便好。”他思忖片刻,道,“你去帮我告个假,我要回府几天。”

引鹤一愣:“啊?”他刚才怎么劝他家少年回府避风头,少爷都不听,还雄心壮志地说要努力改变别人对自己的看法。这还过了没一眨眼的功夫,怎么又要回去了?

高展明推了他一把:“傻愣着做什么,别问我,我自有我的道理,你只管去就是,先替我告三天假,就说我的伤又裂开了,要回府休养几天。”

引鹤被高展明推搡了一把,连忙小步跑着出去了。

翌日一早,其余子弟捧着书本去上课,而高展明却背着包裹准备回府。

高展明刚一出门,就撞见了从隔壁院子走出来的高华崇和韩白月。韩白月看起来很没有精神,眼眶略微红肿,眼下泛着青,像是昨晚没有睡好——那也是肯定的。高展明昨天听了一晚上韩白月高亢动情的叫声,他找来棉花堵着耳朵,韩白月铿锵有力的叫声还是穿透了棉花刺激着他的耳膜,直到子夜时分隔壁才安静下去,他那时方才安然入眠。

韩白月一见高展明身后背的包袱,猛一挑眉,道:“哟,君亮这是要去哪里?”

高展明配合地一瘸一拐向他走了两步,苦恼道:“愚弟昨晚睡得不好,从床上滚下了地,使得旧日伤口又开裂了,因此打算回府修养几日再来。”

韩白月得意地笑道:“昨晚睡得不好?难道你有什么烦心事?”

高展明微微一笑,道:“那倒没有,只是昨夜半梦半醒之间依稀听见窗外有两只公猫打架,叫声略凄惨了些,将愚弟从梦中惊醒,是才从床上滚落了下来。”

韩白月的脸色立刻变黑了,高华崇的脸也好看不到哪里去,恶狠狠地瞪了高展明一眼。

韩白月想从高展明脸上看出嫉恨的神情,然而高展明神色坦荡,全没有半分不自在,反而叫韩白月自己暗暗恼火。他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声冷笑来,道:“那君亮兄可要好好养着,别耽搁了端午的事。”

高展明道:“韩兄放心。愚弟此番回去,正打算趁着几日修养清闲的时候好好筹划此事。”

韩白月道:“那就辛苦你了。”说罢便从高展明身边走了过去,神态骄傲的像只孔雀,只是走路时的姿势有些别扭,因此倒显得滑稽了。

高华崇不紧不慢地走过高展明身边,一句话都没有跟高展明说,但是他的眼神却令高展明不寒而栗——他竟然从高华崇眼中看到了森森的恨意。

离开学堂,高展明带着引鹤一路回了府。高展明家的府邸和国公府很近,都在京畿中心的位置,离皇城不过二三里路。宅子是当年先皇御赐的,墙高一丈有余,琼楼玉宇,富丽堂皇。然而走进大门之中,却与府外所见大相径庭。府中杂草丛生,枯叶满地,已经很久没有人打理了,是府邸太大,而府上又请不了那么多仆佣的缘故。

由于高展明的父亲二十出头就因病去世了,只留下高展明一个孩子,家里也没有其他姬妾,因此他们家的人口并不兴旺,一母一子带着几个仆从,占了这么大一个宅院。而隔壁安国公府则人口众多,偌大一个国公府都住不下,不少安国公府的门生幕僚就来到高展明家借住。高展明一路往内堂走,路上遇见几个国公府的门生,他们对高展明并不热情,甚至是视若无睹,高展明亦懒得理睬他们,急匆匆向东厢走去。

先前在家养伤的一个月,高展明并不清楚家中困窘的境况,虽知家中不如同族几家富贵,但因见了这大宅子和府中的一些陈设古董,他还以为家中经济并不用他操心,他只需好好读书入士即可。直到听见了宗学中别人的议论,他才知道家中竟然已经困窘地开始卖产业维生了。既然这样,他就不能不管。

高展明回到房中,房里的丫鬟正趴在桌边打盹,房门突然被推开,一股风刮进来,将她吹得一个机灵,懵懵地从睡梦中醒来,看见高展明已站在身边,吓得从椅子上跌了下去,结结巴巴道:“爷,您怎么回来了。”

高展明在桌边坐下,不怒自威:“去把家丞给我叫来。”

那丫鬟还在发蒙,引鹤上前推了她一把,小声道:“没听见爷的话吗,还不快去。”

那丫鬟这才彻底醒过神来,匆匆把打盹时落下的发丝撂到耳后,奔了出去。

不一会儿,府上的家丞刘大急匆匆赶来了。刘大一见高展明,也是一惊,忙给他下跪:“奴才见过爷。”

高展明摆了摆手,道:“不必拜了。”

刘大半屈的膝僵在空中,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站直了,满肚子困惑,道:“爷,您不是在宗学里念书么?怎么又回来了?”说着突然一惊,迎上前一边检查高展明,一边嘀嘀咕咕道,“爷,您该不是又受了罚吧?还是伤口裂了?那学里的宗正也忒不是个东西,不看僧面看佛面,便是看在老爷的份上也不能罚您受皮肉之苦啊!可怜老爷去的太早,让那些狗东西拿着鸡毛当令箭……”

高展明抬手制止了他的唠叨:“你放心,我没受伤。”

先前在府里养伤的时候,高展明已经大概弄清楚了府上的人事。这刘大是早死的爹高元青过去的仆人,从小在高府里长大,伺候了高元青一辈子,高元青死了,他又开始伺候高元青的儿子高展明。他对高元青和高展明是十分忠诚的,是个可用之人。

刘大糊涂了:“爷您没伤?那您怎么回来了?”

高展明开门见山地问道:“府上的账本在不在你手里?公中还有多少银两可用?”

刘大一怔,露出了为难的神情:“少爷您要用银子?”

他之所以为难,并不是舍不得银两,而是公中的确没有多少钱可用了。高展明在宗学念书,平日的用度都由国公府出资,而他自己是个懂事的孩子,鲜少要买新衣履,亦没有什么心爱的费钱的玩意儿,因此他一开口讨钱,必然是需要应对一些躲不开的场面了。这高家是什么身份,便是一场随意的应酬,也不是等闲的小钱就可打发的,因此高展明一旦开口要钱,数目就一定不会小。

高展明道:“你先别问这些,只管把账本拿来我看了就是。”

刘大只好退出去,不一会儿就捧着账簿回来了。高展明接过账本就看。他之所以突然讨要账本,也是为了防止别人有机会做手脚蒙骗他。他素知有些大户人家的主子不清楚世间物价,那些黑心的仆从虚报一个鸡蛋一两银子也能将主子蒙骗过去,从而中饱私囊。

刘大见高展明看得认真,不解道:“爷您什么时候会看帐了?”

高展明不理睬他,匆匆将账本扫完了。支出上并没有什么异常,多少银子买了多少东西清清楚楚,民间的物价是多少,账本上的采购价也相差无几。刘大只带了一本账簿来,记录着两个月来公中收入和支出。

只看一本也够看出许多东西了,这帐应该不会假,毕竟刘大以为高展明连看帐都不会,并没有必要做假。既然帐做的明细清楚又靠谱,高展明心中对刘大又添了几分好感:在一个落败的大户人家里,把帐管的那么好而不欺瞒主子借机中饱私囊,可见刘大管家监督时耗费了不少心力,其忠心可嘉!

高展明把账本翻到最后,发现公中的存余还有二百多两银子。二百多两,够一户民间普通人家过一辈子了,可是放在高家,一顿像样的酒席都操办不起,看来高展明的确是穷的叮当响了。

高展明抬起头,斩钉截铁地说:“我需要银子。”

刘大苦着脸道:“爷,您要银子做什么?要多少银子?”

高展明微微一笑,道:“我要银子,自然是要养家。”

刘大和一旁的引鹤都愣愣地看着高展明,仿佛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高展明合上账本,道:“我父亲死得早,家中只有我一个男丁,我是嫡长子,自然要肩负家业重任。我前些日子吃了大亏,心中突然就清明了。别人是依赖不得的,到底还要靠自己。从今日开始,我就要养家了。”

刘大吃惊地合不拢嘴:“可是爷……您还在宗学里念书……”

高展明道:“你放心,学业我不会落下。只是如今家道衰微,我在学中念书也念得不安心啊。”

刘大突然红了眼,连忙背过身去擦了擦眼角的泪。他是心疼他家的少爷而情不自禁了。高展明说的,他又怎会不知道?虽然高展明从不跟人诉苦,可是过去高展明每每从宗学里回来,身上总带着伤,是被人欺凌留下的。别说那些少爷小姐了,就连府上借住的势力眼的门生幕僚,在隔壁的国公府里都恨不得跪下来舔舐安国公的脚后土,回到这里,对高展明也是爱理不理的。只恨老爷死的太早,少爷幼年失怙,白白吃了多少苦!

高展明道:“这帐上的支出没什么问题,不过入账却令我有不解之处。刘大,烦劳你再多取几册账簿来,至少近两年的帐,我全都要看!”

刘大应了一声,连忙出去了,不一会儿就带着两个小厮抬了一箱子账册回来。

喜欢重生第一权臣请大家收藏:(www.boboxs.com)重生第一权臣波波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重生第一权臣最新章节 - 重生第一权臣全文阅读 - 重生第一权臣txt下载 - 钟晓生的全部小说 - 重生第一权臣 波波小说

猜你喜欢: 直接碎还是走流程穿成暴君的宠妃奇怪的先生们袖中美人山河不渡咸鱼被逼考科举极品飞仙神魔之玥上为尊农门继母养儿娇宠女配她天生好命我的危险夫人极品女仙神凰不为徒山神的游戏逃婚之后[综]我在故宫装喵的日子一念起红楼之林如海重生一枝梨花压海棠[基建]我儿秦始皇鸾鸣仙穹治愈系旅馆穿越兽世逆袭当团宠定风波佛系祸水(快穿)
完本推荐: 长嫡全文阅读邵棠的位面全文阅读超神从挑战开始全文阅读嫡狂之最强医妃全文阅读婚途末路全文阅读宠后之路全文阅读我为表叔画新妆全文阅读娇娘春闺全文阅读桃花绚烂时全文阅读家有悍妻怎么破全文阅读恶女从良全文阅读子夜鸮全文阅读为师妇全文阅读裙上之臣全文阅读尖叫女王全文阅读天神诀全文阅读丝丝入骨全文阅读都市神级赘婿全文阅读至尊特工全文阅读撩神[快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都市夜战之迪迦奥特曼长夜余火赘婿神武霸帝寒门祸害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求生我把漫威搞砸了不死武皇进击的后浪镇世武神基因大时代我在洪荒争渡保护我方族长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天道之下孙猴子是我师弟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陛下因何造反末世胖妹逆袭记史事讲将野王炼成手册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我的前任全是巨星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综漫之最强训练家榴绽朱门我真的只是想打铁天醒之路

重生第一权臣最新章节手机版 - 重生第一权臣全文阅读手机版 - 重生第一权臣txt下载手机版 - 钟晓生的全部小说 - 重生第一权臣 波波小说移动版 - 波波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