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波波小说 >> 幽灵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医生估计,再过几天欧雷克就可以站起来了。”萝凯说,她倚着冰箱,手里端着一杯茶。

“接下来就得把他移送到一个没人动得了他的地方才行。”哈利说。

他站在萝凯家的厨房窗前,看着山下的城市,午后高峰时段的车流正在主干道上有如萤火虫般爬行。

“警方一定有这种保护证人的地方吧。”萝凯说。

她并未表现出歇斯底里的情绪,而是以一种认命的沉静态度接受欧雷克被人用刀攻击的事实,仿佛早已多少料到这种事迟早会发生。同时,哈利又在她脸上看见愤慨的神情,那是她准备开战的面容。

“他必须待在监狱,但我会跟检察官提出移送的主张。”汉斯·克里斯蒂安·西蒙森说,他一接到萝凯电话就赶来了,这时他坐在餐桌前,衬衫腋下有两圈汗渍。

“那就看你能不能绕过正式通道了。”哈利说。

“什么意思?”律师问道。

“当时监狱里的门都没上锁,这表示至少有一个狱警在里头接应。在我们知道这个内鬼是谁之前,必须假设每个狱警都有嫌疑。”

“这样会不会有点太偏执了?”

“偏执可以救人一命,”哈利说,“这件事你能办妥吗,西蒙森?”

“我来想想办法。现在他所在的地方安全吗?”

“现在他在伍立弗医院,我已经安排两个我信得过的警察在那边看守。还有一件事,攻击欧雷克的家伙还在住院,发生这件事以后,他的权利会受限。”“不能收发邮件,也不能会客?”汉斯问道。

“对,你能拿到他向警方或律师说的供词吗?”

“这比较棘手。”汉斯搔了搔头。

“他们可能什么都问不出来,但还是请你试一试。”哈利说着,扣上外套纽扣。

“你要去哪里?”萝凯问道,挽住他的手臂。

“去找消息来源。”哈利说。

晚上八点,首都奥斯陆的车流早已散去,因为挪威的日常工作时间全世界最短。一名少年站在托布街街尾的台阶上,身穿二十三号阿森纳队球衣,头上罩着兜帽,脚上是一双过大的乔丹白色球鞋。身上那件吉尔宝牛仔裤熨得挺直,仿佛独自站立也不成问题。全身上下是一整套黑帮穿着,每个细节都是从饶舌歌手里克·罗斯的最新MV模仿来的。哈利猜想,少年如果脱下裤子,一定会露出同样风格的平角裤,肌肤上没有刀疤或弹痕,但至少有一个美化暴力的刺青。

哈利朝少年走去。

“我要小提琴,零点二五克。”

少年看了看哈利,双手插在拉起拉链的连帽衫口袋里,点了点头。

“怎么样?”哈利问道。

“要等一下,boraz。”少年说话带有巴基斯坦口音,但哈利猜测他返回百分之百挪威血统的家庭吃妈妈做的肉丸时,就不会用这种口音说话。

“我没时间等你凑好几个人才去拿货。”

“放轻松,很快的啦。”

“我多付你一百。”

少年上下打量哈利。哈利大概知道少年心里在想什么:这个身穿怪西装的生意人经常用药,又生怕撞见同事或家人,简直就是只送上门的肥羊。

“六百。”少年说。

哈利叹了口气,点点头。

“Idra.”少年说完,迈步走去。

哈利心想少年的意思应该是要他跟上。

他们走过转角,穿过一扇打开的栅门,走进后院。管货的是黑人,可能来自北非,身子倚着一堆货板,正随着iPod播放的音乐节奏不停点头,一只耳朵塞了耳机,另一边耳机垂落一旁。

“零点二五。”身穿阿森纳队球衣的里克·罗斯说。

管货人从深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手掌朝下遮住,放到哈利手上。哈利看了看自己接过的东西,见是一包白粉,当中掺杂着细小的深色微粒。

“我有个疑问。”哈利说,将那包白粉放进外套口袋。

那两人立刻提高警觉。哈利看见管货人的一只手伸到背后,猜想他的裤腰带后方应该插着一把小口径手枪。

“你们有没有看过这个女孩子?”哈利拿出韩森家的全家福照片。

两人看了看照片,都摇了摇头。

“只要有人给我一条线索或传闻,什么都可以,我就给他五千。”

他们对望一眼。哈利静静等待。但他们只是耸了耸肩,目光又回到哈利身上。也许他们曾碰过类似的状况,有位父亲在奥斯陆的毒虫圈里四处寻找女儿,但他们却不够愤世嫉俗,没趁机发挥想象力去编故事骗赏金。

“好吧,”哈利说,“替我跟迪拜打声招呼,跟他说我手上有些情报他可能会感兴趣,跟欧雷克有关。如果他想知道,可以去莱昂旅馆找哈利。”

话才说完对方就拔出手枪。哈利猜得没错,那把枪看起来像是贝雷塔猎豹手枪,口径九毫米的短管手枪,棘手的玩意。

“你是Baosj ”

他说的是移民式挪威语,Baosj是“警察”之意。

“不是。”哈利说,用力咽下每次他面对枪口时涌上的反胃感。

“你说谎。你不用小提琴的,你是卧底警察。”

“我没说谎。”

管货人朝里克点了点头,里克走到哈利身旁,拉起他的外套袖子。哈利勉强将目光从枪口上移开。里克轻轻吹了声口哨说:“看来这挪威佬确实在用呢。”

哈利来这里之前,先拿缝衣针用打火机烧了烧,再深深插进前臂四、五处来回搅动,然后用铵皂在伤口处搓揉,制造出泛红的发炎效果。最后再用针去戳手肘的静脉,导致皮下出血,制造出大片瘀青。

“我还是觉得他说谎。”管货人说,双脚分开,双手握住枪柄。

“为什么?你看,他口袋里还有针筒跟铝箔纸。”

“因为他不害怕。”

“妈的什么意思?你看看这家伙!”

“他不够害怕。嘿,Baosj,拿个针筒给我们看。”

“你疯了吗,拉厄?”

“闭嘴!”

“轻松点,这么生气干吗呀?”

“看来拉厄不喜欢你叫他名字。”哈利说。

“你也闭嘴!现在就用你那包白粉打一管!”

哈利从未烧融或注射过毒品,至少没在清醒时做过,但他用过鸦片,知道步骤是什么:先将毒品烧成液状,再抽进针筒。这会有多难?他蹲了下来,把白粉倒在锡箔纸上,有些粉掉到地上,他舔了舔手指,用手指沾起掉在地上的粉末,抹在牙龈上,做足样子。小提琴跟他过去做警察期间尝过的其他白粉一样苦涩,但里头还含有另一种味道,一种淡淡的铵味。不对,不是铵。他想起来了,这味道让他联想到熟透的木瓜。他点燃打火机,希望有点笨拙的动作被解读为是因为有把枪指着他的头,所以才会紧张。

两分钟后,他把液体抽进针筒,做好准备。

里克恢复了黑帮式的酷样,把袖子卷到手肘上,双腿张开,双臂交叉,下巴微扬。

“打啊,”他命令道,扬起一只手掌,“不是你,拉厄!”

哈利看着他们。里克露出的前臂没有注射针孔,拉厄看起来有点过度警觉的模样。哈利左手握拳朝肩膀屈伸两次,用手指弹了弹前臂,将针头以正规的三十度角插进肌肤。他希望这个动作在不注射毒品的人眼中还算得上专业。

“啊……”哈利发出呻吟。

这动作专业到不会让他们多想针头究竟是插进了血管还是只插进肌肉。

哈利眼珠上翻,双膝一软。

这动作让他们真以为哈利达到了高潮。

“别忘了把我的话转告给迪拜。”哈利低声说。

他迈着蹒跚脚步来到街上,摇摇晃晃地朝西往皇宫的方向走去,一直走到卓宁根街才直起身子。

走到王子街时,迟来的药效才发作,这是由渗入血液中的毒品所带来的,它们在毛细血管中绕了一圈才抵达脑部。这感觉像是一种遥远的回声,来自毒品直接注入动脉所产生的冲击。哈利发现自己热泪盈眶,就像是见到了原本以为再也见不到的爱人。他的耳朵充满的不是天堂般的乐音,而是天堂般的光亮。这一刻他明白了为什么这种毒品被命名为“小提琴”。

晚上十点,欧克林的办公室灯光都已熄灭,走廊上空无一人,但其中一间办公室里,楚斯·班森的双脚搁在桌上,计算机屏幕的蓝光映照在他的身体上。他押了五千克朗在曼城队上,眼看这笔钱就要飞了,这时曼城队却有个罚十八码任意球的机会,由卡洛斯·特维斯负责踢球。

他听见办公室门打开,右手食指立刻按下“离开”键,但已太迟。

“希望你不是用我的预算在看在线转播。”

米凯·贝尔曼在办公室里唯一空着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楚斯早已注意到米凯在一路升职的过程中,改掉了从小跟他在曼格鲁区一起长大所学来的口音。米凯只有在跟他说话时,有时才会用回原本的口音。

“你有没有看报纸?”

楚斯点了点头。由于无事可做,他已把社会版和体育版全都看完了。报上有许多关于议员秘书伊莎贝尔·斯科延的报道。自从《世界之路报》为她做了个名为“街头扫荡者”的专题报道后,记者开始拍摄她出席首映会或社交活动的照片。她被誉为扫荡奥斯陆街头毒贩的幕后推手,同时,她也以政治人物之姿开始活跃在国内政坛。无论如何,她所主导的委员会有了进展。楚斯发现,随着她受到在野党的支持,她的领口开得越来越低,在照片中的笑容也越来越灿烂。

“我跟警察总长私下谈过话,”米凯说,“她要指派我当警察署长,直接向司法部长报告。”

“靠!”楚斯喊道。特维斯的任意球踢到了球门横杆上。

米凯站了起来:“对了,你可能会想知道,乌拉和我下星期六邀请了一些人去家里。”

每次楚斯听见乌拉的名字,胸口就一阵刺痛。

“新房子,新工作,你也知道。我们家的露台还是你帮忙建的。”

帮忙?楚斯心想,妈的,你们家全都是我盖的吧。

“所以说,我们想邀请你一起来参加……”米凯说着,朝屏幕走来,“除非你有事。”

楚斯道谢并接受。从小时候开始,楚斯就同意当电灯泡,成为米凯和乌拉幸福生活的旁观者。他再次同意出席晚会,同时知道他在聚会上必须隐藏自己的身份、自己真正的感觉。

“还有一件事,”米凯说,“你记得我请你从接待处的访客登记簿上删去的那个人吗?”

楚斯点了点头,眼皮眨也没眨。米凯打过电话给他,说有个名叫托德·舒茨的人来警署提供有关毒品走私的情报,还提到有个警察是烧毁者。米凯担心托德的安全,因此要把他的名字从登记簿里删去,以免这个烧毁者就在警署任职,看见登记簿里的名字。

“我打过好几次电话给他,可是没人接,我有点担心。你确定保安公司删除了他的名字,没有其他人知道他来过吗?”

“我确定,警察署长,”楚斯说。曼城队再度展开防守,铲走了球,“对了,机场那个烦人的警监有没有再打电话来?”

“没有,”米凯说,“看来他接受了那只是马铃薯粉的事实。为什么你要问起他?”

“只是好奇而已,警察署长。替我跟你家‘女王’问好啊。”

“可以不要这样叫吗?”

楚斯耸了耸肩:“你不是都这样叫她吗?”

“我是说不要叫我‘警察署长’,还要过好几个礼拜才会正式任命。”

营运经理叹了口气。航空交通管制主任打电话来说飞往卑尔根的航班延误,因为机长没报到也没打电话,他们只好赶紧临时找人代替。

“舒茨最近状况不太好。”经理说。

“可是他连电话也不回。”主任说。

“我就怕这样,他可能用休假时间一个人跑去旅行了。”

“这我听说了,但现在又不是他的休假时间,我们差点就得取消航班。”

“就像我刚刚说的,他最近状况不太好,我会再找他谈一谈。”

“每个人都会碰到状况不好的时候,乔治。他这样害我得写一份详细报告,你明白吗?”

营运经理沉默片刻,最后还是放弃:“我明白。”

挂上电话之后,营运经理的脑海中浮现那天的画面:午后、烤肉、夏日、金巴利酒、百威啤酒、实习生直接从得州送来的大牛排。没人看见他和艾尔莎溜进卧室。她轻声呻吟。打开的窗户外传来的孩童的嬉戏尖叫声、飞机进场的轰然声响和无忧无虑的笑声,盖过了她的呻吟。飞机来来去去。托德说完另一则经典的飞行故事,发出响亮的笑声。托德的妻子发出低低的呻吟。

喜欢幽灵请大家收藏:(www.boboxs.com)幽灵波波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幽灵最新章节 - 幽灵全文阅读 - 幽灵txt下载 - 【挪】尤·奈斯博;林立仁译的全部小说 - 幽灵 波波小说

猜你喜欢: 判官抬棺匠葬魂人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深夜书屋我真没想盗墓啊魔临八感且听妖语超凡赏金猎人幽灵茅山捉鬼人术道足迹诡行天下恐怖轮回:百倍奖励末日!我拥有游戏旁白将夜人小鬼大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始诡校危道修道从高考落榜开始守夜人判官茅山神婿盗墓笔记
完本推荐: 火影之最强震遁全文阅读小小娇妻驯将军全文阅读贤德妃全文阅读娇藏全文阅读问鼎宫阙全文阅读鬼王绝宠:逆天废材妃全文阅读少林武僧在异界全文阅读旺夫小哑妻全文阅读再入侯门全文阅读娇宠令全文阅读重生娱乐圈之巨星甜妻全文阅读九全十美全文阅读神医贵女:盛世七皇妃全文阅读茶神全文阅读敛财人生[综].全文阅读大湖小妹全文阅读从1983开始全文阅读栖息之陆全文阅读大妆全文阅读星辉落进风沙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亲手养大的纸片人要娶我穿越兽世逆袭当团宠寒门祸害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游戏铜币能提现打造洪荒:从忽悠圣人创造世界开始西游之妖皇崛起神魔之玥上为尊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首辅娇娘全球凶兽:我有无数神话级宠兽开局获得完美音乐系统革秦诸天邪武海贼之摩根家族斗罗之生死主宰红色莫斯科万诱引力[无限流]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宝牧龙师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白骨大圣病娇老公在黑化鸾鸣仙穹信息全知者凌天战尊神都猛虎重生世子爷人在大唐已被退学开局成为大唐神童

幽灵最新章节手机版 - 幽灵全文阅读手机版 - 幽灵txt下载手机版 - 【挪】尤·奈斯博;林立仁译的全部小说 - 幽灵 波波小说移动版 - 波波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