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波波小说 >> 幽灵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你买了小提琴?”

贝雅特·隆恩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哈利。哈利坐在她办公室一角,把椅子从耀眼的晨光中拖到阴影里,双手捧着她递给他的马克杯。他的外套挂在椅背上,汗水犹如一层保鲜膜般附着在他脸上。

“你没有…… ”

“你疯了吗?”哈利啜饮了一口滚烫的咖啡,“酒鬼可不能再用这些玩意。”

“很好,不然我会以为这是注射失败所导致的。”她说着,伸手一指。

哈利看了看自己的前臂。除了西装之外,他只带了三条内裤、一双换洗袜子和两件短袖衬衫。他想过要去买几件适合在奥斯陆穿的衣服,但目前为止他都腾不出时间。今早他醒来时觉得自己很像宿醉,出于习惯差点在马桶里呕吐。他注射小提琴之处的形状和颜色,已肿成酷似里根再度当选总统时的美国得票州图。

“我想请你帮我分析这个。”哈利说。

“为什么?”

“因为有些犯罪现场照片,拍的是你们在欧雷克身上发现的密封袋。”

“那又怎样?”

“你们的相机性能很好,照片中可以看见那个密封袋里的粉末是纯白色的,这包却掺有褐色的东西,我想知道那是什么。”

贝雅特从抽屉里拿出放大镜,俯身在《法医杂志》前,哈利已把粉末撒在杂志上。

“你说的没错,”她说,“我们手上掌握到的样本是白色的。其实最近这几个月我们一包小提琴都没查扣,但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很有意思,尤其是前几天加勒穆恩航警局有个警监打电话来也说了类似的话。”

“他说什么?”

“航警在一位机长的行李箱里发现一包白粉,这位警监想知道我们怎么会判定那是一包马铃薯粉,因为他亲眼看见白粉里掺有褐色颗粒。”

“他认为那位机长走私小提琴?”

“海关没查扣过小提琴,那个警监应该没见过小提琴长什么样子。纯白的海洛因很罕见,送来这里的海洛因多半都是褐色的,所以他可能以为那包白粉是这两者混在一起。对了,那位机长不是要入境,而是要出境。”

“出境?”

“对。”

“去哪里?”

“曼谷。”

“他要带马铃薯粉去曼谷?”

“说不定是要带给旅居泰国的挪威人来做搭配鱼丸的白酱。”贝雅特微微一笑,因为试着说笑而脸泛红晕。

“嗯,这里头有点不太对劲。我才读过一篇报道,说有个卧底警察陈尸在哥德堡港,有人说他是烧毁者。奥斯陆有没有关于他的传闻?”

贝雅特摇了摇头:“没有。正好相反,他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太急于抓坏人了。他在遇害前说有大鱼上钩,还说他要凭一己之力把鱼钓起来。”

“凭一己之力啊。”

“他不肯再多说,而且他什么人都不相信。听起来是不是很像你认识的人啊,哈利?”

哈利微微一笑,站了起来,把手臂伸进外套袖子。

“你要去哪里?”

“去拜访一个老朋友。”

“我不知道你还有老朋友。”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老朋友,我打过电话给克里波的部长。”

“海门?”

“对,我问他可不可以给我古斯托遇害前的手机通话记录。他回答说:第一,这件案子一目了然,所以他们没有申请通话记录。第二,就算他们手上有通话记录,他也不会给一个……我想想他是怎么说的……”哈利闭上眼睛,伸出手指数算,“……像我这样的离职警察、酒鬼和叛徒。”

“我就说吧,我不知道你还有老朋友。”

“所以现在我得去别的地方试试看。”

“好吧,我今天就会分析这包白粉。”

哈利在门口停下脚步:“你说过最近小提琴也出现在哥德堡和哥本哈根,这表示它先出现在奥斯陆,然后才出现在这两个地方?”

“对。”

“通常不是应该反过来才对吗?新型毒品先出现在哥本哈根,再往北蔓延?”

“应该是这样吧,怎么了?”

“我还不太确定,你说那个机长叫什么?”

“我刚才没说,他叫托德·舒茨。还有什么事吗?”

“有,你有没有想过那个卧底警察说的可能是事实?”

“事实?”

“守紧口风,不相信任何人。他可能知道还有一个烧毁者潜伏在别的地方。”

哈利来到位于扶那布区的挪威电信总部,在有如教堂般宽敞的接待区里环目四顾。十米外的桌子前有两个人正在等待,哈利看见他们拿着通行证,要会见的人来到栅门边带他们进去。挪威电信的会客程序显然严格许多,哈利无法直接闯进克劳斯·托西森的办公室。

他评估眼前状况。

托西森一定不想见到哈利,因为他以前当过遛鸟侠,并设法瞒住这件事不让公司知道。多年来哈利一直利用这件事来对托西森施压,取得他想要的信息,有时托西森还因此做出超过电信公司法定权限的事。然而少了警察证所带来的威信,哈利可能连托西森的面都见不到。

通往电梯的四道栅门右边有一扇大栅门,一群访客正从那儿进入。哈利当机立断,大步走去,挤到那群人中间。挪威电信的人员拉着栅门,一群人鱼贯而入。哈利转头朝旁边的人望去,见是个华人面孔的瘦小男子。

“Nin hao(您好)。”

“什么?”

哈利看了看男子通行证上的名字:Yuki Nakazawa(中泽侑辉)。

“哦,原来是日本人。”哈利大笑,拍了几下男子的肩膀,仿佛两人是老朋友似的。中泽转过头来,露出犹豫的微笑。

“今天天气不错。”哈利说,手依然搭在男子肩膀上。

“对啊,”中泽说,“你是哪家公司的?”

“特里亚索内拉电信。”

“很大的公司。”

他们从挪威电信人员面前走过,哈利从眼角余光看见那人朝他们走来,大概知道他要说什么。果然没错。

“先生抱歉,你要别上姓名牌才能进来。”

中泽用讶异的眼光看着那人。

托西森换了间办公室。哈利穿过开放式办公室,走了仿佛一公里长的路,终于在玻璃隔间内看见熟悉的肥硕身影。

哈利直接走了进去。

男子背对哈利坐着,话筒压在一只耳朵上。透过从窗外射入的光线,哈利看见男子说话口沫横飞:“现在你那该死的SW2服务器应该正常运作了吧!”

哈利咳了一声。

椅子转了过来。克劳斯·托西森比以前更胖了。他身上那套量身定制的西装虽然成功遮住一圈圈肥肉,但无法遮掩他那张奇特脸庞所露出的纯然恐惧。他的脸之所以奇特,是因为那张脸虽然大如海洋,但眼睛、鼻子、嘴巴却喜欢挤在一座小岛上。他的目光落在哈利的西装翻领上。

“中泽……幸?”

“克劳斯。”哈利笑容满面,张开双臂做出拥抱的姿态。

“妈的你来干吗?”托西森压低嗓音说。

哈利放下双臂:“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哦。”

他在桌沿坐下。他总喜欢坐在桌子的这个角落,从高处进逼,用简单而又有效的方式主导一切。托西森吞了口口水。哈利看见他的眉头沁出亮晶晶的大颗汗珠。

“特隆赫姆的手机网络服务器上礼拜就应该开始运转才对,”托西森咕哝说,“妈的现在谁都不能相信。我正在忙,你有什么事?”

“我要古斯托·韩森五月之后的手机通话记录。”哈利拿了支笔,在黄色便利贴上写下古斯托的名字。

“现在我是主管了,不做基层工作。”

“对,但你还是能帮我弄到通话记录。”

“你有没有得到授权?”

“如果有的话我就直接去找警方联络人了,不会来找你。”

“为什么你们的检察官不授权?”

过去的托西森可不敢问这种话,现在他变得比较强悍,也比较有信心。难道是因为升职的缘故?还是另有原因?哈利看见办公桌上有个相框背对着他,是那种用来提醒你拥有某人的私人照片。除非那是张狗的照片,否则应该是个女人,说不定还有个小孩。没想到这个前任遛鸟侠居然追到一个女人。

“我已经离开警界了。”哈利说。

托西森扯了扯嘴角:“那你还想来要通话记录?”

“我不需要太多,只需要这部手机的。”

“为什么我要帮你?被人发现我给你这种资料,我一定会被炒鱿鱼,要查出我进过系统一点都不难。”

哈利没有回答。

托西森轻笑几声:“原来如此,你又要使出只有懦夫才会用的老招数,来勒索我吗?如果我不给你通话记录,你就要让我的同事都知道我被定过罪。”

“不是,”哈利说,“不是这样,我不会把你的事说出去。我只是想请你帮个忙,克劳斯,这是私事,我前女友的儿子可能因为他没犯过的罪而被判无期徒刑。”

哈利看见托西森的双下巴抖动,震波往下扩散到颈部,再被庞大身躯给吸收,消失得无影无踪。过去哈利从未用托西森的名字称呼过他。他看着哈利,眨了眨眼,专心思索。汗珠闪闪发光。哈利看见他的大脑正在进行加减运算,最后得出了结果。他扬起双臂,靠上椅背,椅子被他压得咯吱作响。

“抱歉,哈利,我很想帮你,但现在我负担不起同情你的代价,希望你能了解。”

“当然,”哈利说,揉揉下巴,“我完全了解。”

“谢谢,”托西森说,明显地松了口气,挣扎着要从椅子上站起来,打算送哈利离开玻璃隔间,离开他的人生。

“对了,”哈利说,“如果你不把通话记录给我,不只你同事会知道你的遛鸟历史,你老婆也会知道,还有小孩。是吗?一个,还是两个?”托西森瘫坐回椅子上,用不可置信的神情看着哈利,恢复成过去那个全身颤抖的托西森:“你……你说你不会说出去的……”

哈利耸了耸肩:“抱歉,现在我负担不起同情你的代价。”

晚上十点十分,施罗德酒馆坐了一半的客人。

“我不想让你去鉴识中心,”贝雅特说,“海门打过电话给我,他说你去跟他要通话记录,还听说你去找过我。他警告我,叫我不要跟古斯托命案扯上关系。”

“原来如此,”哈利说,“你能来这里真是太好了。”他和莉塔目光相触,她正在酒馆另一头端啤酒。他伸出两根手指比了比,莉塔点了点头。哈利虽然已有三年没来光顾,但莉塔依然看得懂过去这位常客的手势:一杯啤酒给同伴,一杯咖啡给酒鬼。

“你朋友有没有帮你拿到通话记录?”

“他帮了很大的忙。”

“有什么发现?”

“古斯托生前一定是破产了,他的银行账户被冻结过好几次。他不常使用手机,可是跟欧雷克通过几次简短的电话。他经常打电话给妹妹伊莲娜,但他死前几个礼拜突然不再打给她了。除此之外,他最常打给‘比萨快递’餐厅。等一下我会去萝凯家,上网搜索通话记录上的其他名字。那包小提琴分析得怎么样了?”

“你拿来的白粉几乎跟我们以前化验过的样本一样,只是化学成分有点不同,而且还含有褐色颗粒。”

“那是什么东西?”

“那不是有效的药物成分,只是药丸表面包覆的膜衣,你也知道,功能就是让药的味道好一点,比较容易服用。”

“有办法追踪到制造者吗?”

“理论上可以,可是我查过了,原来药厂都会自行制造膜衣,这表示全世界有好几千种膜衣。”

“所以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用膜衣本身查不出来,”贝雅特说,“但有些膜衣碎片的内侧还沾有药剂,结果是美沙酮。”

莉塔端来咖啡和啤酒。哈利跟她道谢,她转身离去。

“我以为美沙酮都是液态的,要用瓶子装。”

“毒瘾者在接受所谓的药物辅助戒毒时所用的美沙酮是瓶装的,所以我打电话去圣奥拉夫医院询问,那里进行鸦片类药物和鸦片剂的研究。他们说美沙酮药丸是用来止痛的。”

“那怎么会在小提琴里面?”

“他们说调整过配方的美沙酮可能用在小提琴的制造过程中。”

“这只能说明小提琴不是从零开始制造的,除此之外还能提供什么线索?”

贝雅特握住啤酒杯:“制造美沙酮药丸的药厂不是很多,其中一家就在奥斯陆。”

“是AB制药,还是奈科明制药?”

“是镭医院,他们有自己的研究单位,自行制造美沙酮药丸来缓和剧痛。”

“癌症带来的剧痛。”

贝雅特点了点头。她一只手把啤酒杯拿到嘴边,另一只手拿起桌上的一样东西。

“这是从镭医院拿来的?”

贝雅特又点了点头。

哈利拿起药丸。那颗小药丸是圆形的,褐色膜衣上印着一个字母R。

“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贝雅特?”

“不知道。”

“我想挪威诞生了一种全新的出口商品。”

“你的意思是说挪威有人生产和出口小提琴?”萝凯说。她双臂交抱,倚着欧雷克卧房的门框。

“至少有好几个事实指出某人可能正在做这件事,”哈利说,键入托西森给他的通话记录上的下一个名字,“第一,这波涟漪是从奥斯陆扩散出去的。小提琴出现在奥斯陆之前,没人听过或看过它,而且直到现在瑞典和丹麦的街头才买得到。第二,小提琴里掺有碾碎的美沙酮药丸,我发誓这种药丸是挪威制造的。”哈利按下搜索键,“第三,有位机长在加勒穆恩机场被逮捕,他原本走私的可能是小提琴,但后来被调包了。”

“调包?”

“这表示警务体系里有个烧毁者。重点是这位机长原本要飞往曼谷。”哈利闻到她的香水味,知道她从门边走到他身旁。漆黑的房间里只有计算机屏幕的亮光。

“真妖媚,她是谁?”她的声音从他耳边传来。

“伊莎贝尔·斯科延,市议员秘书,古斯托通话名单之一。或者说精确一点,她打过电话给古斯托。”

“她身上那件捐血T恤是不是太小了点?”

“宣传捐血可能是政治人物的工作之一。”

“议员秘书算是政治人物吗?”

“反正这女人说她是AB型Rh阴性血型,还说捐血是国民义务。”

“的确是很罕见的血型,这就是你一直盯着这张照片看的原因?”

哈利微微一笑:“用她的名字可以搜索出很多结果,包括‘养马人’和‘街头扫荡者’。”

“他们都赞扬她是把贩毒帮派关进监狱的幕后功臣。”

“但显然不是每个贩毒帮派都被抄了。不知道她都跟古斯托说了些什么。”

“这个嘛,她是社会服务委员会打击毒品活动的领导人,说不定她利用他来收集情报。”

“在凌晨一点的时候?”

“哎呀!”

“我最好去问问她。”

“对,你一定很想去问她。”

哈利转头朝萝凯望去,她的脸靠得非常近,他的目光几乎难以聚焦在她脸上。

“我应该没听错你话里的意思吧,亲爱的?”

她轻笑出声:“没听错,她看起来很低俗。”

哈利缓缓吸了口气,她没有移动。“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不喜欢低俗?”他问道。

“那你为什么要轻声细语?”她的唇靠他那么近,他感觉得到她的气息随着话语流出。

在这漫长的两秒之间,计算机风扇的声音清晰可闻。这时她突然直起身子,用心不在焉的茫然神情看着哈利,双手放在脸颊上,仿佛要让脸颊冷却下来,然后转身离开。

哈利靠上椅背,闭上眼睛,低低咒骂一声。他听见她在厨房里拿东西的声音。他吸了好几口气,决定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整理思绪,继续工作。

他继续搜索其余的名字。有的名字搜索出了十年前的滑雪比赛结果或家庭聚会记录,有的名字则连这些都搜不到。这些人早已不在社会上活动了,他们从现代社会几乎无孔不入的霓虹灯下退出,找到阴暗的隐蔽处,除了坐着等待下一管毒品之外什么都不做。

哈利坐在椅子上看着墙上的海报,海报中的男子头戴羽毛,下方写着:雍希。哈利只依稀记得这个人和冰岛的席格若斯乐队有关系,他们乐音缥缈,喜欢飙唱假音,跟麦加帝斯乐队和超级杀手乐队迥然不同。欧雷克可能改变了音乐的品位,不然就是受到了别人的影响。哈利靠上椅背,双手抱在脑后。

伊莲娜·韩森。

哈利对通话记录感到讶异。古斯托和伊莲娜几乎每天都通话,有一天却戛然而止,在那之后古斯托一个电话也没打给她,仿佛他们吵了架,或古斯托知道手机联络不到她。但就在古斯托中枪前几小时,他拨打了伊莲娜家的电话,电话居然被接了起来。这通电话持续了一分十二秒。哈利心想,为什么他会觉得奇怪?他试着回溯到这条思路的起点,却不得不放弃。他拨打这个电话号码,没有人接。他又拨打伊莲娜的手机,一个声音告诉他说这个号码暂时停用。没交电话费。

钱。

这件案子始于钱也止于钱。毒品总是如此。哈利回想贝雅特跟他说过的名字,那个因为行李箱藏白粉而被逮捕的机长。过去他当警察时的记忆力还管用。他在网络查号台输入“托德·舒茨”。

结果出现一个手机号码。

哈利打开欧雷克的抽屉找笔,掀开了一本《名家杂志》,目光落在一个塑料档案夹里的剪报上。他立刻认出自己较为年轻时的面孔。他拿出档案夹,翻看其他剪报,发现全都是他侦办过的案件的报道,上头不是出现他的名字,就是出现他的照片。此外还有很久以前心理学期刊对他的专访,询问他关于连环杀手的问题,他记得当时自己回答得非常不耐烦。他关上抽屉,环顾四周,因为他觉得很想砸东西。他关上计算机,收拾好小行李箱,进入走廊,穿上西装外套。萝凯走了出来,拂去他西装翻领上看不见的尘埃。

“这感觉很奇怪,”她说,“我很久没看见你了,才刚开始要忘怀,突然你又出现在我面前。”

“对啊,”哈利说,“这样不好吗?”

她脸上掠过一丝微笑:“我不知道。有好有坏吧。你能明白吗?”

哈利点了点头,把她拉了过来。

“遇见你是我生命中最糟糕的事,”她说,“却又是最美好的事。即使是在现在这种时候,你只是出现在这里就能让我忘记一切。不对,我不确定这样是好的。”

“我知道。”

“这是什么?”她指着行李箱问道。

“我要去住莱昂旅馆。”

“可是……”

“我们明天再聊。晚安,萝凯。”

哈利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打开大门,走进温暖的秋日夜晚。

年轻的接待员说不必再另填一张住房单,并安排哈利住进同一个房间。三○一号房。哈利说无所谓,只要把窗帘杆修好就行。

“又坏了?”接待员说,“那是上个房客弄坏的,他脾气很不好。”他把客房钥匙递给哈利,“他也是警察。”

“房客?”

“对,他是长期住在这里的房客之一。他是个探员,你们所说的‘卧底’。”

“嗯,既然连你都知道,那他的伪装就没什么价值了。”

接待员微微一笑:“我去看看储藏室有没有窗帘杆。”他转身离去。

“贝雷哥跟你很像。”一个低沉的瑞典口音说。哈利转过身去。

卡托坐在大厅的椅子上。这个空间要称为大厅其实很勉强。他看起来醉醺醺的,缓缓摇着头:“应该说跟你非常像,哈利。他非常热血,非常有耐心,非常顽固,真是非常不幸。当然他没你这么高,眼珠是灰色的,但一看就知道是双警察的眼睛,非常孤独。他死的地方就是你将丧命的地方。你该离开奥斯陆的,哈利,你该搭上飞机的。”他用长长的手指比了个令人看不懂的手势,露出悲切万分的神情,使得哈利一度以为这个老人哭了。卡托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哈利转身面对接待员。

“他说的是真的吗?”

“谁说什么?” 接待员说。

“他。”哈利说,转头指向卡托,但卡托已经离开,一定是爬上楼梯遁入了黑暗之中。

“那个卧底警察是不是死在这里?就死在我的房间里?”

接待员看了哈利一会儿才回答:“不是,他先是失踪,后来才在歌剧院旁边被冲上岸。不好意思,现在我们没有窗帘杆,能不能先用这条尼龙线代替一下?你可以把窗帘串在这条线上,再绑在固定窗帘杆的地方。”哈利缓缓点头。

凌晨两点,哈利依然醒着,嘴里抽着最后一根烟。地上放着窗帘和细尼龙线。他看见院子另一侧有个女人正在跳无声的华尔兹,没有舞伴。他聆听城市的声音,看着烟雾朝天花板袅袅上升,仔细观察烟雾缭绕的路径和它形成的不规则形状,试着从中看出一个模式。

喜欢幽灵请大家收藏:(www.boboxs.com)幽灵波波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幽灵最新章节 - 幽灵全文阅读 - 幽灵txt下载 - 【挪】尤·奈斯博;林立仁译的全部小说 - 幽灵 波波小说

猜你喜欢: 葬魂人全球崩坏从盗墓开始探险直播茅山捉鬼人八感神魂之判官修道从高考落榜开始魔临诡行天下守夜人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人小鬼大末日!我拥有游戏旁白诡校危道将夜最后一个摸金校尉恐怖轮回:百倍奖励我真没想盗墓啊大祭司深夜书屋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始足迹极品全能鬼差盗墓笔记幽灵且听妖语
完本推荐: 坤宁全文阅读帅哥你假发掉了全文阅读和堕落之主谈恋爱全文阅读深渊女神全文阅读穿成影帝的作精小娇妻全文阅读白骨精三打孙悟空全文阅读秦宁的奋斗全文阅读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全文阅读锦庭娇全文阅读非常关系全文阅读夏梦狂诗曲全文阅读国色生香全文阅读(穿越修真)误佛全文阅读种子世界全文阅读唐门高手在异世全文阅读地府全球购全文阅读相府明珠全文阅读窃香(快穿)全文阅读二等药膳宫女全文阅读超凡黎明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玄幻模拟器中二少女的火影之旅锦衣玉令大周仙吏穿成年代极品他亲闺女如意事半杯流年半杯月我的帝国亲手养大的纸片人要娶我彼岸之主超神圣骑士我拍戏不在乎票房革秦1979闲鱼人生逍遥章开局一座玉门关火影之垃圾站农门长姐有空间我真不是天师啊御九天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诸天大佬原来公爵不是人白骨大圣龙图案卷集·续诡异分解指南大唐孽子重生世子爷

幽灵最新章节手机版 - 幽灵全文阅读手机版 - 幽灵txt下载手机版 - 【挪】尤·奈斯博;林立仁译的全部小说 - 幽灵 波波小说移动版 - 波波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