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波波小说 >> 幽灵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天色尚早,早高峰车流的声音仍有如细细低语,往格兰斯莱达街逐渐蔓延而来。楚斯·班森走在街上,朝警署前进。他还没走到设有奇特圆窗的警署大门前,就看见那棵椴树上钉着红色海报。他立刻掉头,冷静地往回走,经过奥斯陆街上缓慢前进的车流,走进墓园。

墓园跟往常一样空无一人,至少没有活人。他在A. C.鲁德的墓碑前停下脚步。今天墓碑上没写字,所以一定是发薪日。

他蹲下身来,挖掘墓碑旁的土地,摸到一个褐色信封,把它拉了出来。他按捺住当场打开信封数钱的冲动,把信封放进外套口袋。正想起身,却突然觉得有人在监视他,因此他又蹲了几秒,仿佛正在沉思A. C.鲁德的一生,思索生命之短暂易逝或类似的狗屁哲理。

“班森,蹲在原地不要动。”

一道影子落在他身上,随之而来的是寒意,仿佛太阳躲到了云层背后。楚斯觉得自己宛如自由落体,胃似乎跳到胸腔。原来被人逮个正着是这种感觉。

“这次我们有个不同的任务要派给你。”

楚斯感觉大地回到脚下。那人说话带有一点口音。是他。楚斯朝旁边瞥了一眼,看见一个人影隔着两座墓碑低头站着,看起来正在祷告。

“你得找出欧雷克·樊科被藏在什么地方。看前面!”

楚斯盯着面前的墓碑。

“我试过了,”他说,“可是到处都找不到移监的记录,至少我有权限浏览的地方都找不到。而且我问过的人都没听过这家伙的名字,所以我猜他们可能给他取了化名。”

“你可以去跟熟知内情的人打听,或者去问那个辩护律师西蒙森。”

“为什么不直接去问他妈妈?她应该……”

“不要去找女人!”这句话严厉如一记鞭击,墓园里若有别人,一定会发现他们在说话。那人立刻冷静下来:“去问那个辩护律师看看,如果没用的话……”

接下来的片刻静默中,楚斯听见墓园里的树梢窸窣作响。一定是风吹的,难怪突然变得这么冷。

“去找一个叫克里斯·雷迪的男人,”那声音继续说,“他的街头外号是阿迪达斯,他在卖……”

“快速丸。阿迪达斯代表安非……”

“闭嘴,班森,你只要听就好。”

楚斯闭上嘴巴,仔细聆听。每当有人用这种口气叫他闭嘴,他就会像这样闭上嘴巴,竖耳聆听,听对方叫他扒粪,跟他说……

那声音给了他一个地址。

“你听到传言说这个阿迪达斯到处跟人炫耀说古斯托·韩森是他杀的,就把他带回警署问话,他会毫无保留地自首。细节留给你补,这样说词才会百分之百可信。但你要先去找西蒙森,明白吗?”

“明白,可是阿迪达斯为什么要……”

“你不需要问为什么,班森。你只有一个问题要问,那就是‘多少钱’。”

楚斯吞了口口水,又吞了好几口口水。扒粪。吞粪。“多少钱?”

“这就对了。六万。”

“十万。”

没有回应。

“哈啰?”

四周只听见早晨拥堵车流的细细低语。

楚斯静静蹲着,偷偷朝旁边瞥了一眼,却一个人影也没看见。他觉得阳光再度让身体暖和起来。六万很好。真的很好。

早上十点,地上仍浮着一层白雾,哈利在伊莎贝尔·斯科延的农舍前停车。她站在台阶上,嘴角挂着微笑,手拿小马鞭在黑色马裤的大腿上拍打。哈利下车时听见她的靴子踩在碎石地上嘎吱作响。

“早啊,哈利,你对马有什么了解?”

哈利关上车门:“我在它们身上输了很多钱,这样算回答了你的问题吗?”

“所以你同样是个赌徒啰?”

“‘同样’ ”

“我也对你做了点调查,你的成就都被恶习给抵消了,至少你的同事是这么说的。你是在香港输钱的吗?”

“跑马地,只输过那么一次。”

伊莎贝尔朝一栋红色矮房子走去,哈利必须加快脚步才跟得上。“你骑过马吗,哈利?”

“我爷爷以前在翁达斯涅镇有匹老当益壮的马。”

“所以你是骑马老手啰。”

“我也只骑过那么一次而已。我爷爷说马不是玩具,还说为了娱乐而骑马是缺乏对役用动物的尊重。”

伊莎贝尔在木架前停步,上头挂着两套窄版皮鞍。“我的马都没拉过马车或犁,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我来上马鞍,你可以去那里……”她朝农舍伸手一指,“玄关柜子里有我前夫的衣服,你自己去选一套合适的来穿,我们可不希望弄脏你这身优雅的西装,你说是吗?”

哈利从柜子里挑出一件毛衣和一条牛仔裤,尺寸都够大,但这位前夫的脚似乎有点小,他找来找去鞋子都不合脚,最后才在柜子深处找到一双穿过的挪威军用蓝色运动鞋。

他走进院子,伊莎贝尔已做好准备,拉着两匹上好马鞍的马等着他。哈利打开出租车的副驾驶座车门,坐上座椅,双脚朝外,取出运动鞋的鞋垫放到车子地垫上,换上运动鞋,再从置物箱取出太阳镜:“准备好了。”

“这是梅杜莎,”伊莎贝尔说,拍了拍一匹栗色大马的鼻口,“它是产于丹麦的奥尔登堡马,完美的花式骑术马。它今年十岁,是马群里的老大。这是巴德尔,今年五岁,它会跟着梅杜莎。”

她将巴德尔的缰绳交给哈利,翻身骑上梅杜莎。

哈利左脚踩上左马镫,爬上马鞍。他还没下命令,巴德尔就踏出轻快的脚步,跟上梅杜莎。

刚才哈利说他只骑过一次马其实是非常保守的说法,但巴德尔跟他爷爷那匹有如战舰般沉稳的老马迥然不同,他必须在马鞍上保持平衡才行。当他用双膝挤压这匹精瘦马儿的身体时,能感觉到它肋骨和肌肉的动作。梅杜莎在横穿草地的小径上提高了速度,巴德尔也跟着加快脚步。速度虽然只是稍微加快,哈利却觉得自己像是骑在一级方程式赛车级的马匹上。他们来到草地尽头,走上一条延伸至森林深处并通往山脊的小径。途中,小径在一棵树的周围分岔又合并,哈利想操纵巴德尔往左走,但它不理睬,依然跟着梅杜莎往右走。

“我以为种马才是马群的首领。”哈利说。

“通常是这样,”伊莎贝尔回头说,“不过最重要的是个性。一匹野心旺盛、强壮而又聪明的母马只要有意愿,就能打败所有公马。”

“你也一样。”

伊莎贝尔大笑:“那是当然啰。不论你想得到什么,都必须具备竞争的意愿才行。所谓政治就是取得权力。”

“你喜欢竞争?”

哈利看见她在前方耸了耸肩:“竞争是健康的,这表示由最强壮、最优秀的个体来掌握决定权,这对整个族群是有益的。”

“而且它只要喜欢谁就可以跟谁交配?”

伊莎贝尔没有回应。哈利看着她。她的背影甚是苗条,坚实的臀部显然正在按摩马背,温柔地左右移动。他们来到一处空地。艳阳高照,山下的野地里飘散着一团团白雾。

“让它们休息一下吧,”伊莎贝尔说着,翻身下马。他们把马系在一棵树上,伊莎贝尔在草地上躺了下来,挥手请哈利一起躺下。哈利在她旁边坐下,推了推太阳镜。

“那是男用太阳镜吗?”她打趣地说。

“它可以隔绝阳光。”哈利说,拿出一包香烟。

“我喜欢。”

“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男人对自己的男子气概有自信。”

哈利看着她。她侧倚着,以肘支地,解开一颗上衣扣子。哈利只希望自己的太阳镜够黑。她露出微笑。

“所以你能跟我说什么关于古斯托的事?”哈利说。

“我喜欢不做作的男人。”她说,笑容更灿烂了。

一只褐色蜻蜓掠过,秋日里的最后一次飞行。哈利不喜欢伊莎贝尔的眼神,不喜欢他来这里之后看见的。一个人若是面临事业受丑闻摧毁的危险,应该会露出痛苦不安的眼神,而不是像她这样露出期待品尝佳肴的目光。

“我不喜欢虚假,”她说,“比如说虚张声势。”

她涂上蓝睫毛膏的眼睛散发着胜利的光彩。

“是这样的,我打电话问过警方联络人,他不只告诉我传奇警探哈利·霍勒的一些事迹,还跟我说古斯托·韩森命案并没有血样接受化验,因为血样受到污染,换句话说,指甲底下没有符合我血型的血迹。你只是在虚张声势,哈利。”

哈利点了根烟。他的脸颊或耳朵都没发红。他心想自己是不是年纪大到不会脸红了。

“嗯,如果你跟古斯托联络只是为了单纯的访谈,为什么要那么害怕我把血迹送去化验?”

她咯咯一笑:“谁说我害怕了?说不定我只是想邀请你来这里跟我一起享受大自然什么的。”

哈利确认自己还没年纪大到不会脸红,他躺了下来,对着蓝得不可思议的天空吐烟,闭上眼睛,寻找一个不上伊莎贝尔的好理由。结果多得很。

“难道我说错了吗?”她问道,“我的意思是,我是个有自然需求的成年单身女子,但这不表示我不是认真的。我绝对不会跟一个无法和我匹敌的人扯上关系,比如说古斯托。”哈利听见她的声音越靠越近。“可是面对一个高大的成年男人……”她将温热的手掌贴上哈利的腹部。

“你跟古斯托也是躺在这个地方吗?”哈利轻声问道。

“什么?”

哈利用手肘撑起身体,朝脚上那双蓝色运动鞋点了点头:“你的柜子里全都是四十二号的名牌男鞋,只有这双鞋是四十五号。”

“那又怎样?我可不能保证说没有穿四十五号鞋的男人来找过我。”她的手来回抚摸。

“这双运动鞋是前段时间厂商替军队制造的鞋款,每当鞋款更换,多出的库存就会送给慈善机构,再分发给有需要的人。警方都称呼这种运动鞋叫毒虫鞋,因为这种鞋只在救世军的灯塔餐厅发放。重点是,为什么一个偶尔来找你的访客、一个穿四十五号鞋的男人,会把这双鞋留下来?原因很明显,他可能拿到了一双新鞋。”

伊莎贝尔的手停了下来。哈利继续往下说:

“我看过命案现场的照片,古斯托死亡的时候身上穿的是廉价裤子,脚上却穿着一双非常昂贵的鞋子,如果我没看走眼的话,那是艾伯特·法奇雅尼设计的皮鞋。这可是个非常大方的礼物。你花多少钱买的?五千克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抽回了手。

哈利对自己的勃起不以为然,借来的裤子裤裆已紧紧绷着。他伸展双腿。

“我已经把鞋垫留在车上了。你知道脚汗非常适合拿来化验DNA吗?说不定上面还能找到残留的皮屑。再说奥斯陆没几家店在卖法奇雅尼的鞋子,一家还是两家?反正要交叉比对你的信用卡消费记录是件非常简单的事。”

伊莎贝尔坐起身来,望向远方。

“你看得见农场吗?”她问道,“是不是很美?我喜欢人工培植的景观,讨厌森林,除非是人工种植的森林。我讨厌混乱。”

哈利细看她的侧脸,她的斧鼻散发着危险的氛围。

“告诉我古斯托·韩森的事。”

她耸了耸肩:“为什么?显然大部分你都已经推敲出来了。”

“你希望谁来问你这件事?是我,还是《世界之路报》的记者?”

她发出短促笑声。“古斯托年轻英俊,像他这类型的种马只是外表好看而已,身体里其实藏着靠不住的基因。他养父说他的生父是罪犯,生母是毒虫。这种马不适合拿来繁殖,拿来骑却很有乐趣,如果你……”她深深吸了口气,“他来这里,我们发生性关系,有时我会给他钱。他也会去认识别人,我们之间没什么特别的。”

“这会让你嫉妒吗?”

“嫉妒?”伊莎贝尔摇了摇头,“我从来都不会为了性而嫉妒,我自己也会去认识别人啊。后来我认识了一个特别的人,就把古斯托甩了,其实应该说他早就已经先甩了我,那时候他好像已经不需要零用钱了。可是不久之后他又跟我联络,而且变成了麻烦。我认为他有财务困难,也有毒瘾问题。”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自私、不可靠,但很有魅力,是个自信满满的浑蛋。”

“他想要什么?”

“我看起来像心理医生吗,哈利?”

“不像。”

“对,我对人没那么有兴趣。”

“是吗?”

伊莎贝尔摇了摇头,遥望远方,双眼发光。

“古斯托是个孤独的人。”她说。

“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什么是孤独好吗?而且他很厌恶自己。”

“自信又自我厌恶?”

“这两者并不冲突。你知道自己有什么能耐,并不代表你认为自己是个值得被爱的人。”

“原因是什么?”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不是心理医生。”

“对。”

哈利静静等待。

她清了清喉咙。

“他的亲生父母把他送给别人,你想这对一个小男孩会造成什么影响?在所有的高姿态和冷漠严肃的外表底下,他其实觉得自己没有价值,就跟抛弃他的亲生父母一样卑微渺小。这不是很简单的逻辑吗,警察先生?”

哈利看着她,点了点头。他注意到他的目光让伊莎贝尔不自在。显然她看出了哈利忍着没问出口的问题:那你呢?在你的外表下,你有多孤独、多自我厌恶呢?

“那欧雷克呢?你见过他吗?”

“你是说那个涉嫌杀人而被逮捕的小伙子?我从来没见过。可是古斯托提过几次,说欧雷克是他最好的朋友。我想是他唯一的朋友。”

“伊莲娜呢?”

“他也提过,她就像妹妹一样。”

“她的确是他妹妹啊。”

“他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哈利,永远不可能跟亲妹妹相比。”

“是吗?”

“人们都很天真,以为自己有办法给出无私的爱,但其实重点在于延续跟你尽可能相近的基因。相信我,我每天都在马匹繁殖的行为上看到这点。还有,是的,人类跟马一样,也是群居动物。父亲会保护亲生儿子,哥哥会保护亲妹妹。发生冲突时,我们会本能地跟那些和我们最相像的人站在同一战线。想象一下,你走在森林里,转了个弯,突然看见有个穿着打扮跟你很像的白人,正在跟一个脸上画有战斗彩绘的半裸黑人打斗,两个人手上都拿着刀,正拼个你死我活,而你手上有枪,你的第一个直觉反应是什么?难道是对白人开枪,拯救黑人吗?应该不是吧。”

“嗯。你有什么证据这么说?”

“证据是我们的忠诚度是由生物性决定的,这个由内而外扩散的圆圈,核心就是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基因。”

“所以你会射杀其中一个人来保护你的基因?”

“想都不会多想。”

“那两个人都杀了不是更安全吗?”

伊莎贝尔看着哈利:“什么意思?”

“古斯托遇害当晚你在做什么?”

“什么?”她在阳光下眯起一只眼,用锐利的目光看着哈利,“你怀疑杀害古斯托的是我吗,哈利?你认为我在追杀这个……欧雷克?”

“只要回答我就好。”

“我会记得当时我在哪里,是因为我在报纸上看见这则新闻的时候,脑子里就冒出当时我在什么地方。当时我坐在会议室里,跟缉毒组的警方代表开会,他们应该是很可靠的证人,你需要我提供姓名吗?”

哈利摇了摇头。

“还有什么要问吗?”

“呃,这个迪拜,你对他有什么了解?”

“迪拜,嗯,跟大家知道的一样少。大家都听说过他的一些传闻,但警方一直没什么进展。躲在幕后的专业罪犯总是有办法逃脱。司空见惯的事。”哈利观察伊莎贝尔的瞳孔是否出现变化,脸颊颜色是否改变。如果她在说谎,那么她铁定是个说谎高手。

“我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你扫荡了街头所有的毒贩,却独独放过迪拜和几个小帮派。”

“不是我,哈利。我只是个市议员秘书,我必须听从社会服务委员会的命令,服从市议会的政策。你所说的扫荡街头,严格说起来是警方的工作。”

“嗯。挪威是个童话小国度,可是过去几年来我都待在现实世界里。现实世界是由两种人所驱动的,那就是爱权的人和爱钱的人。第一种人贪图地位,第二种人贪图享受,这两种人彼此协商来取得他们想要的东西,就叫作贪污。”

“我还有事情要忙,哈利。你希望这件事朝什么方向发展?”

“朝其他人没有勇气或想象不到的方向来发展。当你在一个城市住久了,情况在你眼中看起来会像是由你所熟知的细节所构成的马赛克。但是当一个不熟悉所有细节的人回到这个城市,他就会看见完整的图画。这幅图画显示,目前奥斯陆的情况有利于两批人,那就是将整个市场占为己有的毒贩,和扫荡街头有功的政治人物。”

“你是说我贪污?”

“是吗?”

哈利看见她的双眼闪现怒火。毫无疑问,这股怒意发自内心,但哈利不知道的是,究竟她是因为被说中要害而恼羞成怒,还是因为受人污蔑而怒火中烧。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她笑出声来,令人惊讶地咯咯娇笑。

“我喜欢你,哈利。”她站了起来,“我了解男人,男人总在紧要关头软弱退缩,但我想你可能是个例外。”

“这个嘛,”哈利说,“至少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了。”

“现实世界在呼唤我们了,亲爱的。”

哈利转过头去,看见伊莎贝尔摆动着浑圆的臀部,朝马儿走去。

他跟了上去,踏上马镫,骑上巴德尔,一抬头正好和伊莎贝尔四目交接。她轮廓分明的英挺脸庞露出一丝挑逗的微笑,嘴巴一噘做个飞吻,发出猥亵的吸吮声。接着她双腿一夹,将鞋跟戳进梅杜莎的侧胁,背部一晃,健壮的马匹向前飞跃。

巴德尔毫无预警地跟着跃出,哈利立刻紧紧抓住缰绳。

伊莎贝尔再度当先领路。梅杜莎足蹄下翻起的泥块如雨点般落下,脚下速度越来越快。哈利看见梅杜莎消失在前方转角时,伊莎贝尔头上的马尾高高飞起。他依照爷爷教他的方式,抓住缰绳前段,但不拉紧。小径甚窄,树枝向他扫来,他在马鞍上伏下身子,膝盖紧紧夹住马身。他知道自己无法让巴德尔停下来,因此专心把双脚踩住马镫,把头压低。他的眼角余光看见树林快速向后倒退,形成红黄相间的条纹。他下意识地直起身子,把身体重量放在膝盖和马镫上。巴德尔的肌肉在他身下不断起伏,令他觉得像是坐在一条大蟒蛇身上。伴随着地面有如雷声般的马蹄声,他们进入一种韵律。恐惧与着迷的感觉相互拉扯。小径变得笔直,哈利在前方五十米处看见梅杜莎和伊莎贝尔。这一刻,他眼前的景象仿佛被定格,他们似乎停了下来,马儿和骑手似乎飘浮在地面上方,接着梅杜莎又继续往前奔驰。下一刻哈利才恍然明白。

这是珍贵的一刻。

他在警察学校读过一份科学报告,里头指出:人类在大难临头时,大脑会在短短数秒内处理大量数据。有些警察会因此整个人当机,有些警察则会觉得时间变慢,一生的画面在眼前流过,此外,他们会对眼前情势进行大量的观察和评估。例如在时速大约七十公里的速度下,他们已经奔驰了二十米,距离梅杜莎刚才跃过的地表裂口只剩三十米,或大约九十秒。

例如从这里难以看见那道裂口究竟有多宽。

例如梅杜莎是匹受过训练、已经成年的花式骑术马,驾驭它的是经验丰富的花式骑术好手。巴德尔是年纪较轻、体形较小的马,骑它的却是体重将近九十公斤的新手。

例如巴德尔是群居动物,伊莎贝尔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例如现在要悬崖勒马已然太迟。

哈利放松了抓着缰绳的双手,鞋跟用力夹住巴德尔的侧胁,感觉到最后冲刺的步伐。接着一切静止了下来。马蹄声停止了。他们飘浮在半空中。他看见远处下方的树梢和溪流。接着他的身体向前冲去,头部撞上马颈。一人一马从空中落下。

喜欢幽灵请大家收藏:(www.boboxs.com)幽灵波波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幽灵最新章节 - 幽灵全文阅读 - 幽灵txt下载 - 【挪】尤·奈斯博;林立仁译的全部小说 - 幽灵 波波小说

猜你喜欢: 八感诡行天下将夜人小鬼大抬棺匠极品全能鬼差葬魂人孤岛惊魂:逃出生天诡校危道恐怖轮回:百倍奖励神魂之判官末日!我拥有游戏旁白深夜乐园茅山捉鬼人魔临茅山神婿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始盗墓笔记深夜书屋尸王小道长我真没想盗墓啊旱魃神探修道从高考落榜开始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幽灵足迹
完本推荐: 大唐探幽录全文阅读海贼:我爷爷是穿越者全文阅读神路全文阅读超凡黎明全文阅读和堕落之主谈恋爱全文阅读在那遥远的小黑屋全文阅读阎王找我谈养喵全文阅读汉阙全文阅读最强基因全文阅读云顶全文阅读宠后之路全文阅读请你留在我身边全文阅读[综]水杉之刃全文阅读通幽大圣全文阅读猎日雷神全文阅读星卡大师(重生)全文阅读恶女从良全文阅读他来了,请闭眼全文阅读王府小媳妇全文阅读你是不是喜欢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打造洪荒:从忽悠圣人创造世界开始首辅娇娘第三十九次攻略野王炼成手册我男的,拿了最佳女演员奖从棋魂开始的无限重生世子爷八零甜妻萌宝宝moba:世界第一变声怪从截胡曹操开始变强火影之垃圾站基因大时代大宋有种圣斗士圣战史超神宠兽店超神圣骑士锦衣玉令牧龙师全球灾变:避难所无限升级我要做球王无敌从吸收情绪开始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凤啼长安我大明武德充沛但选择文化胜利清穿之常年失宠张庶妃全职艺术家从2012开始魔临江山谋之锦绣医缘我快亏成麻瓜了

幽灵最新章节手机版 - 幽灵全文阅读手机版 - 幽灵txt下载手机版 - 【挪】尤·奈斯博;林立仁译的全部小说 - 幽灵 波波小说移动版 - 波波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