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波波小说 >> 幽灵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哈利站在旅馆房间中央,沐浴在晨光中,全身一丝不挂,只有手机覆盖右耳。庭院对面的客房里有个女子坐在椅子上,侧着头,用惺忪的睡眼看着他,缓缓咀嚼一片面包。

“十五分钟前汉斯去公司才得知这个消息,”萝凯说,“昨天接近傍晚的时候,欧雷克就获释了,有人自首说他才是杀害古斯托·韩森的凶手。是不是很棒啊,哈利?”

哈利心想,是的,的确很棒,棒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自首的人是谁?”

“一个叫克里斯·雷迪的人,外号叫阿迪达斯,是个毒虫。他开枪杀死古斯托是因为古斯托欠他安非他命的钱。”

“欧雷克现在人在哪里?”

“不知道,我们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件事。”

“快想想,萝凯!他可能会在哪里?”哈利没想到自己的口气如此严厉。

“怎……怎么了吗?”

“自首。重点在那个自首,萝凯。”

“那个自首怎么了?”

“你还不明白吗?那个自首是假的!”

“不对不对,汉斯说他的自首说得很详细,而且非常可信,这就是为什么警方释放了欧雷克。”

“这个阿迪达斯说他开枪杀人是因为古斯托欠他钱,所以他应该是个愤世嫉俗的冷血杀人犯,这种人会因为受不了良心折磨而自首吗?”

“可是他一看清白的人快被定罪……”

“算了吧!毒瘾发作的毒虫脑子里只有一件事:想办法嗨。相信我,他们心里才没有空间可以容纳良心这种东西。这个阿迪达斯的毒瘾是那么强烈,以致他非常愿意承认谋杀,等嫌疑犯获释之后再翻供。难道你看不出这里头的阴谋吗?如果猫知道自己无法接近被关在笼子里的鸟……”

“别再说了!”萝凯喊道,这时已语带哭音。

但哈利继续往下说:“……就会想办法让鸟离开笼子。”

他听见话筒那端传来萝凯的啜泣声,知道自己可能把她心里多少设想过的事明白地说出来了。

“你就不能说些让我安心的话吗,哈利?”

他没有回话。

“我不想再担惊受怕了。”她低声说。

哈利深深吸了口气:“以前我们不也走过来了吗?这次我们也可以平安走过的,萝凯。”

他挂上电话,这时他突然想到,自己已成为说谎高手。

对面窗户里的女子用三根手指懒洋洋地朝他挥手。

哈利用手抹了抹脸。

如今的关键在于谁先找到欧雷克,是哈利,还是他们。

快动脑筋想想。

昨天下午,欧雷克就在东部的某个地方获释,他是个渴求小提琴的毒瘾者,如果没有私藏存货,一定会直接前往奥斯陆的布拉达广场。命案现场依然遭到封锁,所以他没办法进入黑斯默街的公寓。他没钱又没朋友,会去哪里过夜?厄塔街?不对,欧雷克知道自己去那里会被人看见,会传出风声。

欧雷克只可能去一个地方。

哈利看了看表。他必须在鸟儿飞走之前,抢先抵达。

荷芬谷体育场跟他上次来的时候一样空荡无人。哈利转个弯走向更衣室时发现的第一件事,就是一楼有个窗户被打破。他朝窗内望去,只见碎玻璃散落一地。他大步走到更衣室门前,拿出还放在身上的钥匙,开门进入。

接着他就像是被载货列车撞上一般。

某样东西把他压倒在地,令他难以呼吸,不断挣扎。那东西又湿又臭,而且情急拼命。哈利扭转身体,试图脱离对方的压制,同时抑制住自己条件反射性的出手反击。他只是抓住一只手臂和一只手,往后反折,奋力蹲起身来,利用这个擒拿手法把对方的脸压到地上。

“哦,靠!放开我!”

“是我,欧雷克,我是哈利。”

哈利放开手,扶欧雷克起来,让他坐到更衣室的长椅上。

欧雷克看起来糟透了,苍白消瘦,双眼肿胀,身上散发着某种牙科手术和排泄物的混合臭味,但他并未处在迷幻状态。

“我以为……”欧雷克说。

“你以为我是他们。”

欧雷克用双手捂住了脸。

“走吧,”哈利说,“我们去外面。”

他们爬上看台坐下。苍白的日光照亮水泥地板上的一道道裂痕。哈利想起过去那些时光,他曾坐在这里看欧雷克溜冰,聆听钢刀离开冰面时吟唱的歌声,看着霓虹灯的光线打在带着海绿色泽的乳白色冰面上。

他们坐得很近,仿佛看台上挤满了人。

哈利聆听了一会儿欧雷克的呼吸声,才开口说话。

“他们是谁,欧雷克?你得信任我才行,既然我找得到你,他们也找得到你。”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这叫作排除法。”

“我知道什么是排除法,就是排除不可能的,看看剩下的是什么。”

“你是什么时候到这里的?”

欧雷克耸了耸肩:“昨天晚上九点多吧。”

“为什么你获释以后不打电话给你妈?你知道现在你在外面流浪是非常危险的吗?”

“她跟那个尼尔斯只会把我带到某个地方藏起来而已。”

“他叫汉斯。你很清楚那些人会找到你的。”

欧雷克低头看着双手。

“我以为你会来奥斯陆找毒品,”哈利说,“可是你没吸毒。”

“我已经一个多礼拜没用了。”

“为什么?”

欧雷克没有答话。

“是不是因为她?因为伊莲娜?”

欧雷克看着水泥地板,仿佛看得见自己溜冰的身影,听得见自己踩动溜冰鞋发出的尖锐声音。他缓缓点头:“只有我一个人在努力找她,她什么人都没有了,只有我。”

哈利默然不语。

“我从妈那里偷来的珠宝盒……”

“怎么样?”

“我卖了它去买毒品,只留下你送给她的那个戒指。”

“你怎么没把它也卖掉?”

欧雷克淡淡一笑:“首先呢,它不值什么钱。”

“什么?”哈利坐直身子,露出惊讶的神情,“我被人骗了?”

欧雷克哈哈大笑:“金戒指上有黑色缺角?那叫铜锈,里头还加了点铅来增加重量。”

“那你为什么还把它拿走?”

“反正妈已经不戴了,我想把它送给伊莲娜。”

“铜、铅和金漆。”

欧雷克耸了耸肩:“我觉得很好啊。我记得你把它戴到妈的手指上,那时她好高兴。”

“你还记得什么?”

“星期日。西区跳蚤市场。太阳很大,我们脚底下踩着秋天的落叶。你跟妈不知道在笑什么。我想握住你的手,可是我已经不是小孩了。你在卖二手货的摊子买了那个戒指。”

“你记得这么多?”

“对啊。我想只要让伊莲娜有妈那时的一半高兴就好了……”

“结果有吗?”

欧雷克看着哈利,眨了眨眼:“我不记得了,我把戒指送给她的时候,我们应该是在嗨。”

哈利吞了口口水。

“他抓走她了。”欧雷克说。

“谁?”

“迪拜,他抓走了伊莲娜,拿她当人质,好让我闭嘴。”

哈利看着欧雷克,他低下头。

“这就是我什么都没说的原因。”

“你真的知道伊莲娜被抓走了吗?他们威胁过你说如果你敢供出他们的事,就要对伊莲娜不利吗?”

“没必要威胁我。他们知道我不是白痴。再说,他们也得让她闭嘴。他们把她抓走了,哈利。”

哈利改变坐姿。他记得过去每次重要比赛开始前,他们都会这样坐着,低头不语,处在一种共同的专注中。欧雷克不需要任何建议,哈利也没有建议可给,但欧雷克喜欢这样坐着。

哈利咳了一声。这可不是欧雷克的滑冰比赛。

“要救出伊莲娜,你就得帮我找到迪拜。”哈利说。

欧雷克看着哈利,双手压在大腿底下,不停玩弄双脚,就跟以前一样。过了一会儿,他点了点头。

“从命案开始说起。”哈利说,“不用急,慢慢说。”

欧雷克稍微闭上眼睛又睁开。

“那时我正在嗨,我已经在黑斯默街那栋公寓后面的河边注射了小提琴,那样比较安全。如果我在公寓里注射,刚好有人毒瘾发作,他们就会扑过来把东西抢走,这你懂吗?”

哈利点了点头。

“我上楼以后发现的第一件事,就是对面办公室的门又被撬开了,我没多想,只是走进我们的客厅,一进去就看见古斯托和一个戴全罩式头套的男人,那个男人拿枪指着古斯托。不知道是因为毒品影响还是怎样,我立刻知道那不是抢劫,那个男人要杀死古斯托。所以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朝他拿枪的手撞过去。可是已经太迟了,他开了一枪。我摔倒在地,等我抬起头,就看见自己躺在古斯托旁边,一根枪管指着我的头。那人一句话都没说,我很确定我就要死了。”欧雷克顿了顿,深深吸了口气,“可是他好像拿不定主意,后来他用手指在喉咙上一划,表示如果我敢泄密就死定了。”

哈利点点头。

“他又比了一次,我表示说我明白了,然后他就走了。古斯托血流如注,我知道他得赶紧接受急救,可是我不敢动,我很确定那个拿枪的男人还站在外面,因为我没听见他下楼的脚步声,如果他再看到我,可能会改变心意杀了我。”

欧雷克的脚上下抖动。

“我去摸古斯托的脉搏,试着跟他说话,说我会去找人来救他,可是他没有回答。后来我就摸不到他的脉搏了。我没办法再待在那里,就逃走了。”欧雷克直起身体,仿佛背痛似的,十指相扣抱在脑后。他的声音变得沉重。“那时我正在嗨,没办法清楚思考,所以我走到河边,想下去游泳,想说如果幸运的话说不定可以淹死。后来我听见警笛声,然后他们就来了……我脑子里想的只有那根划过喉咙的手指,还有我什么都不能说。因为我知道那些人是什么样子,我听他们谈过他们的手法。”

“他们的手法是什么?”

“从你最脆弱的地方下手,起初我害怕妈身上会发生什么事。”

“可是抓走伊莲娜比较简单,”哈利说,“没人会对一个流浪街头的少女失踪一阵子有反应。”

欧雷克看着哈利,吞了口口水:“所以你相信我说的话?”

哈利耸了耸肩:“你要蒙蔽我是很容易的,欧雷克。我想每个人都是一样,只要对方是你的……你的……你知道的。”

欧雷克红了眼眶:“可是……可是这件事听起来是那么不可能,所有的证据都……”

“你说的话都合情合理,”哈利说,“你朝那个人撞过去,所以手臂上会有火药残留。你去摸古斯托的脉搏,所以会沾上他的血,也在他身上留下了你的指纹。枪声响起后之所以没人看见有别人离开那栋公寓,是因为凶手进入对面的办公室,爬出窗户,从面向河那一侧的逃生梯离开,这也是你没听见他下楼的原因。”

欧雷克陷入沉思,凝视哈利的胸口:“可是古斯托为什么会被杀?凶手是谁?”

“我不知道,但我认为凶手是你认识的人。”

“我认识的人?”

“对,这就是为什么他不说话,只打手势,这样你才不会认出他的声音。他戴头套也表示他怕毒虫圈子的其他人把他认出来。这个人你们的室友可能多半都见过。”

“可是他为什么不杀我?”

“不知道。”

“我搞不懂。就算我一句话也没说,他们还是想在监狱里把我杀死。”

“可能凶手没收到详细的指示,不知道出现目击者的时候该怎么做,所以他才会迟疑。从一方面来说,如果你见过他很多次,也许可以通过他的体形、肢体语言和走路姿势把他认出来。从另一方面来说,因为当时你很嗨,所以你可能没办法注意到很多细节。”

“所以是毒品救了我一命喽?”欧雷克说,露出迟疑的微笑。

“对。只不过后来凶手回报以后,他的首领可能不同意他的做法,但为时已晚,所以他们才会绑架伊莲娜,逼你不得泄露秘密。”

“既然他们知道只要伊莲娜在他们手上,我就什么都不会说,那为什么还要杀我?”

“因为我出现了。”哈利说。

“你?”

“对。我搭乘的班机一落地,他们就知道我回奥斯陆了。他们知道你会把事情跟我说,只绑架伊莲娜是不够的,所以迪拜才下令在监狱里把你灭口。”

欧雷克缓缓点头。

“告诉我迪拜的事。”哈利说。

“我没见过他,但我想我去过一次他的房子。”

“房子在哪里?”

“我不知道。有一辆轿车来载古斯托和我去那栋房子,可是他们把我的眼睛蒙住了。”

“你怎么知道那是迪拜的房子?”

“古斯托是这样跟我说的,而且屋子里的味道闻起来像是有人住,声音听起来像是有家具、地毯和窗帘,不知道你……”

“我明白,继续说。”

“我们被带到地下室以后,我脸上的眼罩才被拿下来。我看见地上有一具男人的尸体。他们说谁敢耍他们就会落到这种下场,叫我们好好看清楚,我们只好说出摩托帮俱乐部发生的事,比如为什么警方抵达现场的时候门没锁,为什么图图会失踪。”

“摩托帮俱乐部?”

“等一下我会说。”

“好。这个男人是怎么被杀害的?”

“什么意思?”

“他脸上有没有穿刺伤?还是说他是被枪杀的?”

“呃,我本来不知道那个人已经死了,是彼得用脚去踩他的肚子,他的嘴角有水流出来,我才知道的。”

哈利舔了舔嘴唇:“你知道死者是谁吗?”

“我知道,他是个卧底警察,时常在我们那里晃来晃去,我们都叫他贝雷哥,因为他老是戴一顶贝雷帽。”

“嗯。”

“哈利?”

“什么事?”

欧雷克在水泥地上狂抖脚:“我对迪拜所知不多,连古斯托都不跟我说他的事,我只知道如果你想逮住他,你一定会没命。”

喜欢幽灵请大家收藏:(www.boboxs.com)幽灵波波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幽灵最新章节 - 幽灵全文阅读 - 幽灵txt下载 - 【挪】尤·奈斯博;林立仁译的全部小说 - 幽灵 波波小说

猜你喜欢: 修道从高考落榜开始诡行天下守夜人魔临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从盗墓开始探险直播大祭司判官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始且听妖语神魂之判官我真没想盗墓啊极品全能鬼差八感旱魃神探术道抬棺匠尸王小道长将夜超凡赏金猎人恐怖轮回:百倍奖励深夜乐园孤岛惊魂:逃出生天诡校危道人小鬼大全球崩坏
完本推荐: 吾家娇女全文阅读大妆全文阅读天字嫡一号全文阅读妖医倾城,鬼王的极品悍妃全文阅读冷爷热妃之嫡女当家全文阅读倾世宠妻全文阅读吾家艳妾全文阅读砂锅娘子全文阅读天道宠儿开黑店全文阅读画春光全文阅读无敌少帅全文阅读重生之算账全文阅读红线记全文阅读外室之妻全文阅读第一序列全文阅读养生小餐厅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夫人,你马甲又掉了!全文阅读大湖小妹全文阅读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在全职法师世界想要稳健发育最强小农民圣斗士圣战史病娇老公在黑化我全校都穿越了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大奉打更人斗罗之我是绿胖万古神帝洪荒历御九天妖孽奶爸在都市陛下因何造反野王炼成手册我的细胞监狱红色莫斯科垃圾系统找上我全职艺术家农门长姐有空间神都猛虎我快亏成麻瓜了九域剑帝人在大唐已被退学寒门祸害超凡大航海权臣大佬和我领了个证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老祖宗她又美又飒穿成八零异能女二婚必须嫁太子

幽灵最新章节手机版 - 幽灵全文阅读手机版 - 幽灵txt下载手机版 - 【挪】尤·奈斯博;林立仁译的全部小说 - 幽灵 波波小说移动版 - 波波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