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波波小说 >> 幽灵 >> 第二十六章

第三部

第二十六章

他决定这次他只要往前跑。跑到无路可跑。跑到一切结束,被他们逮住……现下他只是做出遭到猎杀的猎物的本能反应:逃跑,努力逃命,努力再存活几小时、几分钟、几秒钟。

老鼠在地上不耐烦地四处寻找。人类的心脏仍在跳动,只是越来越微弱。它再度停在鞋子旁边,咬了咬鞋子的皮革,只觉得柔软但厚实,是一种坚硬皮革。它又跑到那人旁边。衣服上的气味比鞋子多,散发着汗水、食物和鲜血的味道。那人依然以相同姿势躺着,动也不动,挡住入口。它抓了抓那人的腹部。

我并不是不想活了,老爸,但我必须一死,这样才能终结这些鸟事。世界上应该有种更好的方式才对,你说是不是?应该有种无痛的方式,可以让你毫无痛苦地离开身体,进入光亮,而不是像这样被该死的冰冷黑暗慢慢围绕。有人应该在马卡洛夫子弹上涂上鸦片剂,应该像我对待长癣的脏狗鲁弗斯那样对待我,应该替我买一张通往极乐世界的单程票,我的老天!但这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物,不是需要处方笺或卖光了,就是贵得离谱,你得出卖灵魂才尝得到它们的滋味。人生就像是一家超过你预算的餐厅,账单上的金额叫作死亡,你为了没机会尝到的食物必须付出性命,所以你点了菜单上最贵的一道菜,反正你都已经上了这艘贼船不是吗?如果幸运的话,你的嘴巴会塞满食物。

好吧,老爸,我还是别再发牢骚了,你先别走,我的故事还没说完呢。接下来很精彩哦。刚才说到哪里了?对,我们去摩托帮俱乐部闯空门过后几天,彼得和安德烈来找欧雷克和我,他们替欧雷克戴上眼罩,载我们去老头子的家,带我们走进地下室。我从来没去过地下室,他们带我们穿过低矮狭长的通道,我们必须把头压低才能通过,肩膀摩擦着两侧墙壁。我逐渐明白,那不是地下室,而是地底隧道,可能是条逃生通道。但这条逃生通道没帮上贝雷哥什么忙,他看起来活像只被淹死的老鼠。好吧,他真的是只被淹死的老鼠。

接着他们带欧雷克回到车上,带我去见老头子。老头子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我们之间没有桌子。

“你们两个在场吗?”他问道。

我直视他的双眼:“如果你是在问我,我们是不是去过摩托帮俱乐部,答案是没有。”

他静静地打量我。

“你跟我一样,”最后他说,“说谎的时候别人是看不出来的。”

虽然我不能百分之百确定,但我觉得在他脸上看见了一丝微笑。

“那,古斯托,你明白楼下那是什么吗?”

“那是卧底警察贝雷哥。”

“没错,可是为什么呢?”

“我不知道。”

“猜猜看。”

老头子前世一定是个蹩脚的老师,反正无所谓,我回答说:“他偷东西。”

老头子摇了摇头:“他发现我住在这里。他知道他手上的证据不足以申请搜查令。最近对灰狼帮的逮捕行动和对他们俱乐部的突袭行动过后,他看见了不祥征兆,那就是无论他手上的案子多漂亮,他都绝对拿不到搜查令……”老头子咧嘴而笑。“我们警告过他,以为这样就能阻止他。”

“是哦?”

“像他这种卧底警察仰赖的是假身份,他们以为自己的真实身份不会被人发现,没人知道他们的家人是谁,可是只要有正确的密码,警察数据库里什么都找得到。比如说,如果你在欧克林受人信任,你就会有密码。可是我们该怎么警告他呢?”

我不假思索便回答说:“撞死他的小孩?”

老头子面色一沉:“古斯托,我们不是禽兽。”

“抱歉。”

“再说,他根本没有小孩。”他发出嘎嘎的笑声,“但他有个妹妹,说不定只是个养妹。”

我点了点头。我看不出他是不是在说谎。

“我们跟他说,他妹妹会遭到强暴,再被杀死。可是我看错了他。他不去想他必须保护亲人,却发动攻击,单枪匹马、孤注一掷的攻击。昨天晚上他成功侵入这里,出乎我们的意料。他可能很爱这个妹妹吧。他还带了枪。我下到地下室,他跟了过去,后来他就死了。”老头子侧过了头,“他是怎么死的呢?”

“他的嘴巴有水冒出来,淹死的?”

“正确,不过是在哪里淹死的?”

“他是从大湖之类的地方被捞起来,再送来这里?”

“不对。他闯进这里,结果却淹死了。所以呢?”

“那我就不知道了……”

“动动脑筋!”他恶狠狠地说,“你想活命,就必须动脑筋,从你看见的事物中归纳出结论。这就是现实人生。”

“好啦好啦,”我试着动动脑筋,“那个地下室其实不是地下室,而是一条隧道。”

老头子交抱双臂:“然后呢?”

“它比这栋房子还要长,出口可能在野外。”

“可是?”

“可是你说过隔壁房子也是你的,所以隧道可能通到那里。”

老头子露出满意的微笑:“猜猜看隧道有多老吧。”

“很老,墙上都是青苔。”

“那是水藻。当年反抗军对这栋房子发动四次攻击之后,盖世太保首领莱因哈德就下令挖掘这条隧道,也成功阻止了这个秘密泄露出去。每天下午,莱因哈德回到家,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这栋房子的大门,打开电灯,然后就穿过隧道,到隔壁他真正居住的房子里,而众所周知住在隔壁的德军中尉就过来这里。这个中尉会在这栋房子里走动,穿着跟莱茵哈德一样的制服,窗户通常都会关上。”

“他是个诱饵。”

“没错。”

“这关我什么事?”

“因为我想让你知道真实人生是什么样子,古斯托。这个国家的人多半都对这件事一无所知,他们不知道生存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但我告诉你这些事是想跟你说我信任你。”

他用非常认真的眼神看着我,表示他说的这番话非常重要。我假装我明白了,但其实我只想回家,说不定他也看得出来。

“很高兴见到你,古斯托。安德烈会载你们两个回家。”

途中车子经过一所大学,校园里想必有个学生摇滚乐团正在户外舞台上表演,暴烈的吉他声传进我们的耳朵里。布林登路上有无数年轻人朝我们的方向走来,脸上洋溢着笑意,充满希望,仿佛有人承诺他们一个光明未来似的。

“那是什么?”欧雷克问道,他依然蒙着眼罩。

“那个啊,”我说,“是不真实的人生。”

“你不知道他是怎么淹死的?”哈利问道。

“不知道。”欧雷克说,他的脚抖得更加厉害,整个身体都在颤动。

“好吧,所以你被蒙住眼睛,那说说你们坐车回来的路上你记得什么或听见什么,比方说你下车的时候有没有听见火车或电车的声音?”

“没有,我们到的时候正在下雨,所以我听见的都是雨声。”

“大雨还是小雨?”

“小雨。下车的时候我几乎没感觉到下雨,可是我听见了雨声。”

“好,小雨通常不会发出太大的声音,说不定是因为雨打在树叶上?”

“有可能。”

“你走向大门的时候脚底下踩的是什么?人行道?石板路?草地?”

“碎石路吧,我想。对,我听见了嘎吱声,所以我才知道彼得站在哪里。他体重最重,所以发出的声音最大。”

“很好。门前有台阶吗?”

“有。”

“台阶有几级?”

欧雷克呻吟了一声。

“好吧,”哈利说,“你走到门前的时候还在下雨吗?”

“对,当然。”

“我的意思是说,雨水有没有落在你的头发上?”

“有。”

“所以没有门廊之类的结构。”

“你打算搜索全奥斯陆没有门廊的房子?”

“这个嘛,奥斯陆不同地区的房子建于不同时期,所以会有一些共同的特色。”

“附近没有电车经过,门前有碎石路和台阶又没有门廊的木造房屋,是什么时期建造的?”

“你的口气好像警察署长,”哈利说,但欧雷克连笑都没笑,效果不如预期,“你们离开的时候,你有没有听见附近有什么声音?”

“比方说?”

“比方说行人穿越人行横道的哔哔声。”

“没有,没听见那种声音,可是我听见了音乐声。”

“是录音的还是现场的?”

“我想应该是现场的,打击乐器的声音很清楚,还能听见吉他的声音,随风飘送。”

“听起来像是现场演奏,你的记性很好。”

“我会记得是因为他们演奏的是你的歌。”

“我的歌?”

“你那些CD里的一首歌。我会记得是因为古斯托说那不是真实的人生,他一定是听见他们唱的歌词,所以才下意识地那样说。”

“哪句歌词?”

“好像是跟做梦有关,我忘了,可是你以前常放那首歌。”

“仔细想想,欧雷克,这很重要。”

欧雷克看着哈利,他的脚停止抖动。他闭上眼睛,试着哼出旋律:“他只是一直做大头梦……”他睁开眼睛,涨红了脸,“有点像这样。”

哈利也哼了一遍,但摇了摇头。

“抱歉,”欧雷克说,“我不是很确定,我只听见几秒钟而已。”

“没关系,”哈利说,拍了拍欧雷克的肩膀,“告诉我摩托帮俱乐部发生什么事吧。”

欧雷克的脚再度开始抖动,他深深吸了两大口气。他学过在起跑线上蹲下之前要先做这个动作。接着他开始述说事发经过。

说完之后,哈利静坐良久,只是不断搓揉颈背:“所以你们把一个人钻死了?”

“不是我们,是那个警察。”

“你不知道那个警察的名字,也不知道他属于哪个单位?”

“不知道,古斯托和那个警察都很小心不透露他的身份。古斯托说我不知道最好。”

“你不知道后来尸体是怎么处置的?”

“不知道。你会去跟警方告发我吗?”

“不会。”哈利拿出一包烟,拍出一根。

“可以给我一根吗?”欧雷克问道。

“抱歉,小子,这有害你的健康。”

“可是……”

“除非你让汉斯把你藏起来,把找伊莲娜的事交给我。”

欧雷克望着体育场后方山坡上的公寓,公寓阳台上仍挂着花箱。哈利看着欧雷克的侧脸,只见他的喉结在细瘦脖子里上下跳动。

“好。”欧雷克说。

“很好。”哈利递给他一根烟,替两人点烟。

“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你要装金属手指了,”欧雷克说,“这样你才能抽烟。”

“对啊。”哈利说,用钛金属义肢和食指夹着香烟,同时在手机里寻找萝凯的号码。结果他发现没必要跟她要汉斯的电话,因为汉斯正好跟她在一起,说会马上过来。

欧雷克弓起身子,仿佛天气突然变得很冷:“他会把我藏到哪里?”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为什么?”

“因为我的睾丸很敏感,人家只要一提到‘汽车电瓶’这几个字,我马上就会把秘密全都供出来。”

欧雷克大笑,笑声颇短,但总是笑了:“我才不信呢,他们就算杀了你,你也不会说。”

哈利看着欧雷克。为了看欧雷克一展笑颜,他愿意说一整天冷笑话。

“欧雷克,你对我的期望总是这么高,太高了。我也总是希望你眼中看见的我比真正的我还要好。”

欧雷克低头看着双手:“男孩子不是都会把父亲当作英雄吗?”

“也许吧。我不希望你把我视为抛弃者,那种会搞失踪的人,但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我想说的是,我不在你身边不代表你对我不重要。我们都没办法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我们都被……困在各式各样的囚牢里,困在自己的身份认同里。”

欧雷克抬起下巴:“困在垃圾和屎堆里。”

“也可以这样说。”

他们同时抽了口烟,看着烟雾在风中飘散,朝一望无垠的湛蓝天际飘去。哈利知道尼古丁无法抚慰欧雷克的瘾头,但至少可以让他稍微转移注意力,这都只是为了接下来的几分钟做好准备。

“哈利?”

“什么事?”

“你为什么没回来?”

哈利先吸了口烟才回答:“因为你妈妈认为我对你们有不好的影响,她说得没错。”

哈利继续抽烟,遥望远方。他知道这时欧雷克不希望他看他。十八岁少年哭的时候,不会希望有人看他,也不会希望有人用手臂搂住他的肩膀,说些安慰的话。他只会希望哈利默默待在一旁,不要说话,不要分心,跟他一起并肩思考即将来临的人生赛事。

他们听见有辆车驶来,便走下看台,走进停车场。哈利看见汉斯把手搭在萝凯的手臂上,因为她立刻就要冲下车子。

欧雷克转头看着哈利,打起精神,用拇指勾住哈利的拇指,右肩轻推哈利的肩膀。哈利不想让他这么轻易就过关,把他拉了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要赢。”

伊莲娜·韩森最后的地址就是她家,位于葛拉森区的一栋半独立式住宅,屋前有个杂草丛生的小院子,里头种了没结苹果的苹果树,还有架秋千。

来开门的是名青年男子,哈利估计大约二十岁,面孔很眼熟。哈利的警察头脑只在数据库里搜索了十分之一秒,就找到了答案。

“我叫哈利·霍勒,你应该是斯泰因·韩森吧?”

“对。”

斯泰因脸上混合着年轻人特有的天真和警觉,他已体验过这世界的善与恶,但在面对世界时,仍在过度敞开心扉和过度压抑小心之间摆荡。

“我在照片上看过你,我是欧雷克·樊科的朋友。”

哈利观察斯泰因那双灰色眼珠的反应,但有点看不出所以然来。

“你可能已经听说他获释的消息了吧?有人承认自己是杀害你养弟的凶手。”

斯泰因摇了摇头,脸上表情依然少得不能再少。

“我以前是警察,我正在找你妹妹伊莲娜。”

“为什么?”

“我想确定她没事,我已经答应过欧雷克了。”

“太好了,好让他继续喂她吸食毒品吗?”

哈利变换站姿:“欧雷克已经戒毒了,你应该知道这有多么不容易,但他还是戒了,因为他想找到她。他爱伊莲娜,斯泰因。但我想找她是为了大家着想,而不只是为了欧雷克。我对找人还蛮有一套的。”

斯泰因看着哈利,迟疑片刻才把门完全打开。

哈利跟着他走进客厅。屋里很整齐,家具齐全,但看起来似乎没人住。

“你父母……”

“他们已经不住这里了,我只有离开特隆赫姆的时候才会来住。”

斯泰因说话时发的r音特别卷舌且明显,这种口音对于请得起保姆的南挪威家族而言曾是身份地位的象征。不知为何,哈利心想,这种口音会让你的声音容易被人记住。

一台看起来从没被弹过的钢琴上放着一张照片,照片少说也有六七年了,里头的伊莲娜和古斯托年纪都比较小,身形也小了一号,身穿运动服装,顶着的发型哈利猜想现在他们自己看了都会觉得难为情。斯泰因站在后方,表情严肃。母亲双臂交抱,脸上挂着纡尊降贵、近乎嘲讽的微笑。父亲脸上的笑容让哈利觉得拍摄这张全家福是他的意思,因为他是照片中唯一展现出热忱的人。

“所以这是你们一家人?”

“过去的事了,现在我爸妈已经离婚。我爸搬去了丹麦,其实应该说‘逃去’才对。我妈住院了。其他的……呃,其他你显然都已经知道了。”

哈利点了点头。一人死亡,一人失踪,对家族来说是很大的损失。

哈利自己找了张深扶手椅坐下:“你有什么可以告诉我的,好帮我寻找伊莲娜?”

“我一点头绪也没有。”

哈利露出微笑:“说说看。”

“伊莲娜在经历过一些她不肯跟我说的事情之后,搬到特隆赫姆去跟我住,但我很确定这些事古斯托都有份。她把古斯托理想化,什么事都愿意为他做,以为他在乎她,只因为他偶尔会拍拍她的脸颊。几个月后她接到一个电话,然后就说她得回奥斯陆,而且不跟我说明原因。这已经是四个月以前的事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她,也没有她的消息。两个多星期后,我因为一直联络不上她,所以跟警方报案说她失踪了。警方只是做笔录,可能还做了点调查,然后整件事就石沉大海。没有人会关心一个在外流浪的毒虫。”

“你有任何想法吗?”哈利问道。

“没有,可是她一定不是出于自愿的,她不是那种会……抛弃别人的人。”

哈利不知道斯泰因指的是谁,但他却被这句话刺了一下。

斯泰因搔了搔前臂的结痂:“你们这些人到底是看上她哪一点?是觉得她像女儿吗?你们觉得上自己的女儿是可以的吗?”

哈利讶异地看着斯泰因:“你是什么意思?”

“你们这些老不休看见她总是流口水,只因为她看起来像十四岁少女。”哈利回想置物柜里那张照片。斯泰因说得没错,他的这番话因此在哈利心中占了一席之地。伊莲娜的遭遇有可能跟本案毫无关联。

“你在特隆赫姆的挪威科技大学念书?”

“对。”

“念什么?”

“信息科技。”

“嗯。欧雷克也想继续念书,你认识他吗?”

斯泰因摇了摇头。

“你没跟他说过话?”

“我们可能碰过几次面,可以说每次都非常短暂。”

哈利细看斯泰因的前臂,这算是他的职业病。斯泰因的前臂除了那处结痂之外,没有其他异状。当然没有,斯泰因是幸存者,是必须面对这种残局的人。哈利站了起来。

“总之你弟弟的事我很遗憾。”

“是养弟。”

“嗯。可以跟你要电话吗?以免以后有事要跟你联络。”

“例如什么事?”

两人面面相觑。答案回荡在半空中,无须阐述,难以明言。结痂被抓破,一条鲜血流向斯泰因的手掌。

“有件事可能会有帮助,”斯泰因说,这时哈利已走到门外的台阶上,“你打算去找的那些地方,像厄塔街、莫德斯戴咖啡馆、公园、宾馆、毒虫聚集所、红灯区,这些地方都可以不用去,因为我都已经找过了。”

哈利点了点头,戴上太阳镜:“保持手机畅通,好吗?”

哈利想去罗莉咖啡店吃午餐,才踏上台阶,却突然很想喝啤酒,便在门口掉头,改去文学之家对面一家新开的餐厅,但他看了看里头的客人就离开了,最后去了布拉餐厅,点了泰式下酒菜。

“饮料呢?胜狮啤酒怎么样?”

“不要。”

“虎牌啤酒?”

“你们只有啤酒吗?”

服务生明白暗示,拿了杯水来。

哈利吃了明虾和鸡,没去动泰式香肠。他打电话去萝凯家,请她找出多年前他留在霍尔门科伦区她那栋大宅里的CD。那些CD有的是他自己喜欢听,有的是他想介绍给他们听的,比如埃尔维斯·科斯特洛、迈尔斯·戴维斯、齐柏林飞船、贝西伯爵、游击队乐队、穆迪·沃特斯。

她把这些CD留在架子上,不带嘲讽意味地称之为“哈利式音乐”。

“我想请你把每一首歌的歌名念给我听。”他说。

“你是在开玩笑吧?”

“我待会儿再跟你解释。”

“好吧。第一张是阿兹特克照相机乐队。”

“你是不是……”

“对,我是按照字母顺序来收纳的。”她的口气有点不好意思。

“这种事只有男生才会做吧。”

“这种事是哈利会做的,这些又是你的CD。我开始念歌名了好吗?”

二十分钟后,萝凯念到了以字母W开头的威尔可乐队(Wilco),哈利仍想不到任何关联。萝凯叹了口气,但仍继续念。

“《醒来觉得苍老》(When You Wake Up Feeling Old)。”

“嗯,不是。”

“《仲夏夜之梦》(Summer Teeth)。

“嗯,下一首。”

“《未来时代》(In a Future Age)。”

“等一下!”

萝凯依言等待。

哈利开始哈哈大笑。

“什么事那么好笑?”萝凯问道。

“《仲夏夜之梦》的副歌是这样唱的:‘他只是一直做这个梦’。”

“好像不是太好听啊,哈利。”

“当然好听!我是说这个乐队唱得很好听,唱得很美,所以我放了好几次给欧雷克听,可是他把歌词听成了‘他只是一直做大头梦’。”哈利又哈哈大笑,唱了起来,“他只是一直做大头梦……”

“拜托,哈利。”

“好吧。你可以用欧雷克的计算机上网帮我搜索一下吗?”

“搜索什么?”

“搜索威尔可乐队,找到他们的网页,看他们今年有没有来奥斯陆开演唱会,如果有的话,地点在哪里。”

六分钟后,萝凯回到电话上。

“有一场。”她把地点告诉哈利。

“谢谢。”哈利说。

“你那个声音又回来了。”

“什么声音?”

“那种高昂的声音,年轻有活力的声音。”

下午四点,不祥的铅灰色云朵犹如敌军舰队般席卷而来,占领奥斯陆峡湾上空。哈利驾车在斯科延区转弯,朝维格兰雕塑公园的方向开去,在图瓦尔艾立森路路旁找了位子停下。他打了三次米凯的手机都没人接,便打到警署,对方说今天米凯早退,去奥斯陆网球俱乐部陪儿子练球。

哈利看了一会儿天上的云朵,然后前往奥斯陆网球俱乐部,审视里头的设备。

这是家一流的网球俱乐部,备有红土球场和硬地球场,甚至还有一个设了看台的中央球场,但十二块场地中只有两块在使用。挪威人比较喜欢足球和滑雪运动,打网球只会招来耳语和怀疑的眼光。

哈利在一个红土球场找到米凯,他正从篮子里拿出网球,轻轻喂球给一个小男孩。小男孩看起来像是在练习打反拍斜线,只是他打得球到处乱飞。

哈利穿过米凯后方的栅门,走到场上,站在他旁边:“看来他打得有点吃力。”哈利说着,拿出一包烟。

“哈利,”米凯说,手上不停,目光依然注视着小男孩,“他已经慢慢上手了。”

“你们两个长得有点像,他是不是……”

“我儿子菲利普,今年十岁。”

“时间过得真快。他有天分吗?”

“他从父亲那里遗传到一些,我对他有信心,他只是需要别人逼而已。”

“这种行为好像已经不合法了。”

“我们都希望孩子能够成材,哈利,虽然有时可能会有点揠苗助长。跑起来啊,菲利普!”

“你去查过马丁·普兰了吗?”

“普兰?”

“镭医院的那个驼背怪咖。”

“哦,对,你的直觉。答案是‘是的’跟‘没有’。也就是说,是的,我去查过了。没有,我们没查到他什么事,什么都没查到。”

“嗯。我想麻烦你一件事。”

“蹲下来啊!什么事?”

“我想请你申请搜查令,挖出古斯托·韩森的尸体,采集他指甲底下的血迹,重新化验。”

米凯的目光从儿子身上离开,想看看哈利是不是认真的。

“已经有人自首了,看起来也很可信,哈利,我认为申请搜查令被驳回的概率很高。”

“古斯托的指甲底下的确有血迹,可是血样还没化验就被污染了。”

“这种事难免会发生。”

“可是很少。”

“那你认为血迹是谁的?”

“不知道。”

“你不知道?”

“不知道。但既然第一份血样受到污染,那就表示它给某人带来危险。”

“比如说这个自首的药头阿迪达斯?”

“他的本名是克里斯·雷迪。”

“总之现在欧雷克·樊科已经获释了,你对这案子不是已经可以放手了吗?”

“总之他打反拍不是应该双手握拍吗?”

“你懂网球?”

“在电视上看过。”

“单手反拍可以培养个性。”

“我连血迹是不是跟命案有关都不知道,说不定是某人不想跟古斯托扯上关系。”

“例如?”

“说不定是迪拜。再说,我并不认为阿迪达斯杀了古斯托。”

“为什么?”

“一个铁石心肠的药头会突然自首说他杀人?”

“我懂你的意思,”米凯说,“可是自首就是自首,还十分可信。”

“再加上这只是件毒虫命案,”哈利接口说,躲过一颗乱飞的球,“你手上要破的案子已经够多了。”

米凯叹了口气:“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啊,哈利。我们资源有限,没办法把力气花在已经找到答案的案子上。”

“找到答案?那是‘真正的’答案吗?”

“身为主管,我不得不接受不可靠的说辞。”

“好啊,那我提供你两件命案的答案,换取你帮我找一个安全地点。”

米凯停止发球:“什么?”

“第一件命案发生在摩托帮俱乐部,死者是个名叫图图的灰狼帮成员,网民说他的头被钻破了。”

“这个网民愿意做证吗?”

“可能吧。”

“第二件命案呢?”

“死者是卧底警察,尸体被冲上歌剧院的岸边。同一个网民说他看见这个警察死在迪拜家地下室的地上。”

米凯眯起一只眼睛,脸上斑纹泛起红晕,让哈利联想到老虎。

“爸!”

“菲利普,拿水壶去更衣室装水。”

“爸,更衣室的门上锁了!”

“密码是什么?”

“国王出生的那一年,可是我不记得了……”

“在你记起来以前先忍耐一下口渴,菲利普。”

小男孩拖着脚步穿过栅门,双手垂在身侧。

“你想怎样,哈利?”

“我希望你派一组人去奥斯陆大学周围方圆一公里的地区仔细搜查,列出所有符合这个描述的独栋建筑清单。”哈利把一张纸交给米凯。

“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开了场演唱会。”

米凯知道哈利不会再透露更多详情,便低头看着那张纸,大声念了出来:“老木屋、有长长的碎石车道、种了落叶树、大门口有台阶、没有门廊?看起来布林登区有半数的房子都符合这个描述。你想找什么?”

哈利点了根烟:“鼠窝、鹰巢。”

“假使我们找到了,那之后呢?”

“你跟你的属下需要搜查令才能做事,像我这样的小老百姓呢,可能会在秋天的晚上迷路,不得不到附近的房子寻求庇护。”

“好吧……我来想想办法。可是请你先说说为何这么急着要逮到这个迪拜。”

哈利耸了耸肩:“可能是职业病吧。把清单寄到底下那个电子邮箱,再看看我可以帮你查到什么。”

哈利离开的时候,菲利普正好返回球场,水壶里空空如也。哈利朝车子走去时,听见网球击中球拍的声音,接着是低低的咒骂声。

远处传来乌云舰队的隆隆炮声。哈利上车时,天色已黑得有如夜晚。他发动引擎,打电话给汉斯。

“我是哈利,现在对非法掘墓的刑罚是什么?”

“呃,我猜是四到六年徒刑。”

“你愿意冒这个风险吗?”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接着说:“目的是什么?”

“为了逮到杀害古斯托的真凶,说不定还能逮到追杀欧雷克的人。”

“如果我不愿意呢?”他又很快地接着说,“我去。”

“好。你去查出古斯托下葬的地方,准备几把铲子、手电筒、指甲刀和两把螺丝刀。我们明天晚上动手。”

哈利驾车经过索利广场时,大雨倾盆而下,猛烈地打在屋顶上、街道上,以及伫立在夸拉土恩区那家店门敞开的酒吧对街的男子身上。

哈利走进旅馆,年轻接待员用忧心的眼神看着他。

“你要不要借把雨伞?”

“不用,除非你们旅馆漏水。”哈利说,用手拨了拨他那头刷子般的短发,弄得细小水珠四处飞溅,“有我的留言吗?”

接待员大笑,仿佛哈利说了个笑话。

哈利上到三楼楼梯时,似乎听见楼下传来脚步声。他停下脚步,侧耳倾听。四周一片寂静。他刚才听见的如果不是自己脚步声的回音,就是对方也停下了脚步。

哈利缓缓爬上楼梯,一进入走廊就加快步伐,将钥匙插进门锁,把门打开,扫视漆黑的房间,望向院子另一边那个女人亮着灯的房间。房里没人,到处都没人。

他把灯打开。

灯一亮,他就在窗玻璃上看见自己的映影,还有一个人站在他背后。他立刻感到一只厚重手掌捏住他的肩膀。

哈利心想,唯有幽灵才能移动得那么迅捷、无声无息。他立刻转身,但知道已然太迟。

喜欢幽灵请大家收藏:(www.boboxs.com)幽灵波波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幽灵最新章节 - 幽灵全文阅读 - 幽灵txt下载 - 【挪】尤·奈斯博;林立仁译的全部小说 - 幽灵 波波小说

猜你喜欢: 诡行天下葬魂人茅山捉鬼人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魔临孤岛惊魂:逃出生天极品全能鬼差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始修道从高考落榜开始判官最后一个摸金校尉末日!我拥有游戏旁白抬棺匠守夜人我真没想盗墓啊大祭司盗墓笔记恐怖轮回:百倍奖励术道深夜书屋从盗墓开始探险直播将夜且听妖语诡校危道八感足迹
完本推荐: 飞上枝头全文阅读娇妻狠大牌:傅少,你老婆又跑了全文阅读为所欲为全文阅读敛财人生[综].全文阅读旧时燕飞帝王家全文阅读侯门纪事全文阅读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随喜全文阅读冷爷热妃之嫡女当家全文阅读撩神[快穿]全文阅读星辉落进风沙里全文阅读反派他过分美丽[穿书]全文阅读天衣多媚全文阅读星际稽查官全文阅读我为表叔画新妆全文阅读裙上之臣全文阅读重生之算账全文阅读公开前一天,老攻失忆了全文阅读我的生活能开挂全文阅读星卡大师(重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帝逆洪荒大汉从种田开始病娇老公在黑化超凡大航海我的细胞监狱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丹宫之主前方高能我在明末有套房九域剑帝八零甜妻萌宝宝亲手养大的纸片人要娶我逆天神医妃穿越兽世逆袭当团宠全球崩坏妖孽奶爸在都市重启主神游戏斯坦索姆神豪我的前任全是巨星神医弃女人在大唐已被退学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我真不是天师啊西游:别装了,你才是孙悟空垃圾系统找上我西游之大道宝瓶信息全知者洪荒历老祖宗她又美又飒征服异界从游戏开始

幽灵最新章节手机版 - 幽灵全文阅读手机版 - 幽灵txt下载手机版 - 【挪】尤·奈斯博;林立仁译的全部小说 - 幽灵 波波小说移动版 - 波波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