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波波小说 >> 幽灵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我看了看表。我把整个公寓都翻遍了,还是没找到欧雷克的藏毒处。二十分钟前易卜生就应该到了才对。那个变态一定得付出代价!绑架和强暴会被判无期徒刑。那天伊莲娜抵达奥斯陆中央车站后,我带她去排练室,跟她说欧雷克在那里等她。当然了,在那里等她的不是欧雷克,而是易卜生。我替她注射毒品时,易卜生抓住她。我想起鲁弗斯,想起这样做是最好的选择。她立刻冷静下来,接着我们把她拖到易卜生车上。他答应我的半公斤小提琴就放在后备厢。你问我是否后悔?对,我后悔,我后悔没叫他给我一公斤!但我当然还是有些后悔,我不是完全没心肝的人。不过当我开始想“操,我不应该那样做的”时,我就告诉自己,易卜生会好好照顾她,他一定会用他的怪异方式去爱她。反正一切都已经太迟,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拿到一些小提琴,恢复健康。

身体得不到它需要的,这对我来说可是破天荒。现在我才明白,我总是可以得到我想要的。如果将来不能这样,那我宁愿当场暴毙,死得年轻,死得漂亮,牙齿多少还保持完好。现在我知道,易卜生不会来了。我站在厨房窗前看着外面的街道,没看见那个跛脚怪胎的身影,也没看见欧雷克。

几乎每个人我都找过了,没找的只剩下最后一个人。

我已经避免联络这个人很久了。是的,因为我害怕。但我知道他在奥斯陆,他一发现伊莲娜失踪就赶紧跑来了。他就是我的养兄斯泰因。

我再度低头朝街上望去。

不要,我宁死也不要打给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易卜生不会来了。

操!我宁死也不要这么痛苦。

我又用力闭上眼睛,但虫子还是爬出了洞口,在眼皮底下四散,爬满我整张脸。

死占了下风。

结局正在等着我。

要打给他还是要死?

妈的,操!

手机发出振动,哈利关上手电筒,看见来电者是汉斯。

“有人来了,”汉斯的声音嘶哑焦虑,在哈利耳边低语,“他在栅门前停车,现在朝房子走去。”

“好,”哈利说,“放轻松,你看见什么动静再发短信给我,然后立刻撤退,如果你……”

“撤退?”汉斯听起来相当愤慨。

“如果你发现事情变得难以收拾的话立刻撤退,可以吗?”

“为什么我要……”

哈利挂掉电话,再次按亮手电筒,朝铁丝网照去:“伊莲娜?”

少女圆睁双眼,对着光线眨眼。

“听我说,我叫哈利,我是警察,我是来救你出去的,可是现在有人来了,如果他下来这里,你要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好吗?我保证很快就会带你离开这里,伊莲娜。”

“你有没有……”她咕哝着,哈利听不清楚后面那句话。

“我有没有什么?”

“你有没有……小提琴?”

哈利咬了咬牙:“你再撑一下。”他低声说。

他跑上楼梯,关上电灯,把门微微推开,往外看去。他可以清楚地看见前门。耳中听见外头的碎石径传来拖沓的脚步声,一只脚拖在另一只脚后头。畸形足。前门打开。

灯光亮起。

他进来了,身材又圆又胖。

他是斯蒂格·尼伯克。

镭医院的部门主管。他记得哈利是他学长,也认识崔斯可,手上戴着一只有黑色缺角的婚戒。他有一套单身公寓,里头找不到任何不寻常的地方。除此之外,他父母留下一栋房子给他,他没卖掉。

他把外套挂在衣帽架上,朝哈利的方向走来,伸出一只手。突然,他停下脚步,伸手在前方乱摸,眉头深深皱起,站在原地侧耳聆听。这时哈利恍然大悟,刚才他进门时摸到的那根他以为是蜘蛛网的丝线一定是别的东西,是某种斯蒂格刻意绑在玄关的隐形丝线,用来告知他屋子里是否来了不速之客。

斯蒂格用令人意外的速度移动,敏捷地来到柜子前,伸手拿出一个闪着金属亮光的东西。那是一把霰弹枪。

妈的,可恶。哈利痛恨霰弹枪。

斯蒂格拿出一盒子弹,盒子已开封。他拿出两枚红色子弹,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

哈利的脑子迅速转动,却想不出任何好办法,只好选择下下策。他拿出手机,按下按键。

按——喇——吧——登

可恶!按错了!

他听见斯蒂格打开弹膛的金属咔嗒声。

删除键在哪儿?删除“登”和“吧”,输入“叭”和“等”。

装填子弹的声音传来。

等——他——到

妈的按键这么小!快点!

枪管发出咔嗒一声扣回原位。

窗——编

又打错了!哈利听见斯蒂格拖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时间不够。只能希望汉斯能发挥想象力了。

亮——灯

他按下发送键。

哈利看见斯蒂格把霰弹枪举到齐肩位置,这才发现这位药剂师已注意到地下室门微微开着。

就在此时,汽车喇叭声响起,声音响亮而急切。斯蒂格吓了一跳,朝面对马路的客厅望去,迟疑片刻,然后走进客厅。

喇叭再度响起,这次一直响着没有停。

哈利打开地下室的门,跟在斯蒂格背后,并未放轻脚步,因为他知道喇叭声会掩盖他的脚步声。他在客厅门前看见斯蒂格拉开窗帘,客厅瞬间被汉斯那辆车的刺目头灯照亮了。

哈利迈出四大步。斯蒂格举起一只手遮住光线,没看见也没听见哈利靠近。哈利伸出双臂,绕过斯蒂格的肩膀,双手抓住霰弹枪往后猛拉,卡在他肥滋滋的脖子上,同时双膝撞进斯蒂格的大腿后侧,逼迫他身子下坠,挣扎吸气。

汉斯一定是知道喇叭奏效,放开了手。但哈利继续施压,直到斯蒂格的动作越来越慢,失去力气,瘫软下来。

哈利知道斯蒂格失去了意识。脑部缺氧数分钟即会受损,若再持续缺氧,斯蒂格这位绑架犯兼小提琴制造者就会死亡。

哈利评估状况,数到三,一只手放开霰弹枪。斯蒂格一声不响地倒在地上。

哈利在椅子上坐下,气喘吁吁。血液中的肾上腺素浓度逐渐下降,下巴和脖子的疼痛也回来了。疼痛随时间流逝越来越剧烈。哈利试着不去理会,在手机上键入“O”和“K”,传给汉斯。

斯蒂格发出呻吟,像婴儿般蜷曲身体。

哈利搜查他全身,把他口袋里的东西都放在咖啡桌上,包括皮夹、手机、一瓶处方药片:捷赐瑞。哈利想起他爷爷也吃过这种药,这是治心脏病的药。他把药瓶放进外套口袋,用枪口指着斯蒂格的苍白额头,命令他爬起来。

斯蒂格看着哈利,张口欲言,又把话咽了回去,挣扎着站了起来,左右摇晃。

“我们要去哪里?”他问道。这时哈利轻轻推他,要他走进走廊。

“地下室。”哈利说。

斯蒂格的步伐依然不稳,哈利一手扶着他的肩膀,一手用枪抵着他的背,走下楼梯。两人在哈利发现伊莲娜的那扇门前停下脚步。

“你怎么知道是我?”

“因为那只戒指,”哈利说,“把门打开。”

斯蒂格从口袋拿出钥匙,打开挂锁。

进门之后他把灯打开。

伊莲娜移动了,她蜷缩在房间另一侧的角落,全身发抖,一边肩膀耸起,仿佛害怕有人会打她。她的脚踝上铐着脚镣,脚镣上的铁链延伸到天花板,钉在横梁上。

哈利注意到铁链的长度容许她四处移动,也容许她打开电灯。

是她自己喜欢黑暗。

“放了她,”哈利说,“然后把脚镣戴在自己脚上。”

斯蒂格咳了一声,举起双掌:“听着,哈利……”

哈利打了他,因为实在按捺不住而出手,耳中听见金属敲击肉体时发出死气沉沉的“砰”的一声,看见枪管在斯蒂格的鼻子上敲出红色痕迹。

“你再叫我名字一次,”哈利压低声音,听见自己口中挤出这几个字,“我就用这把枪把你的头轰到墙壁上。”

斯蒂格双手颤抖,打开伊莲娜的脚镣。伊莲娜只是瞪着虚空,全身僵硬,无动于衷,仿佛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伊莲娜,”哈利说,“伊莲娜?”

这时她似乎才回过神来,看着哈利。

“离开这里。”他说。

伊莲娜眯起眼睛,仿佛需要动用所有的注意力才能解读哈利说的话,理解话中的意思,然后才能行动。她从哈利身旁走过,用缓慢、僵硬、梦游般的步伐走进地下室的走廊。

斯蒂格在床垫上坐下,拉起裤管,想把窄小的脚镣铐在他肥大苍白的小腿上。

“我……”

“铐在手腕上。”哈利说。

斯蒂格照做。哈利拉了拉铁链,查看是否铐得够紧。

“把戒指拿下来给我。”

“为什么?这只是个便宜的……”

“因为那不是你的。”

斯蒂格取下戒指,交给哈利。

“我什么都不知道。”他说。

“不知道什么?”哈利问道。

“不知道你要问我的事,不知道迪拜的事。我只见过他两次,两次我都被蒙上眼睛带走,所以不知道他住哪里。他那两个俄罗斯手下一个礼拜来这里取货两次,可是我都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听着,如果你要的是钱,我有……”

“就为了这个吗?”

“为了什么?”

“这一切都是为了钱吗?”

斯蒂格的眼睛眨了好几下,耸了耸肩。哈利静静等待。斯蒂格脸上掠过一丝疲惫的微笑:“你说呢,哈利?”

斯蒂格朝自己的腿比了比。

哈利没有搭话。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想听答案,但也许他已经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两个同样在奥普索乡长大的小孩,条件大约相当,却只因为一个天生缺陷而命运截然不同。几根骨头长错了方向,使得脚往内弯,形成了马蹄内翻足。这名称源自畸形足的人走路时很像马踮着脚走路。这缺陷让人在生命起跑点有了稍微糟糕的开始,为此你会设法弥补,或者不会。这表示你必须更努力才能成为受欢迎的人,满足别人的期待,成为班级代表,成为拥有酷朋友的酷家伙,拥有坐在窗边那排的女生。她的笑容让你的一颗心仿佛就要爆炸,尽管她其实并不是对你笑。斯蒂格一跛一跛地走过人生,不受人注意,那么的不受人注意以至于哈利根本不记得他。后来他发展得不错,接受高等教育,努力工作,当上部门主管,就像当上班级代表。但生命中仍然少了个重要元素,那就是坐在窗边那排的女生,她依然只对别人笑。

富有。他必须变得富有。

只因金钱有如化妆品,它能粉饰一切,也能给予你一切,包括那些人家说金钱买不到的东西,比如尊敬、钦佩、爱。看看周围就知道了,美女总是嫁给有钱人。所以现在应该轮到他了,轮到畸形足斯蒂格·尼伯克。

他发明了小提琴,全世界都应该拜服在他脚下才对,那为什么她不要他?为什么她只能勉强掩饰心里对他的厌恶,即使她清楚知道他已经是有钱人了,而且随着时间一周周过去,他只会变得更加有钱。是不是因为她心里已经有了别人,这人给了她一只可笑又俗丽的戒指,而她却戴在手上?这未免太不公平了吧,他勤奋工作,孜孜不倦地工作,只为了达到被爱的标准。现在她必须爱他才行。于是他把她抢过来,从窗边那排的位子把她夺过来,铐在这里,这样她就永远跑不掉了。为了完成逼婚的仪式,他取下她手上的戒指,戴在自己手上。

那只廉价戒指是欧雷克送给伊莲娜的,欧雷克是从母亲萝凯那里偷来的,戒指是哈利送给萝凯的,哈利是从跳蚤市场买来的……就跟挪威童谣《收下戒指让它流传》的歌词一样。哈利抚摸镀金戒指上的发黑缺角。他真是观察敏锐却又盲目无比。

观察敏锐在于他第一次跟斯蒂格碰面时就说:“那枚戒指,我以前有个戒指跟你的很像。”

盲目无比在于他并未多想到底是哪里很像。

其实是戒指缺角露出的发黑铜锈让他觉得很像。

一直等到他看见玛蒂娜的婚戒,听她说全世界只有他会买非纯金的戒指来当婚戒,他才把欧雷克和斯蒂格联系在一起。

纵使先前在斯蒂格的公寓里没发现任何可疑物品,他心里也没有一丝怀疑。正好相反,公寓里连一样可疑物品也没有,只让他立刻觉得斯蒂格一定是把问心有愧的东西都藏到别的地方去了。如今斯蒂格的老家没人住,又不能卖,那栋红色房子就位于哈利老家上方的山坡上。

“是你杀了古斯托吗?”哈利问道。

斯蒂格摇了摇头,眼皮沉重,看起来十分困倦。

“你有没有不在场证明?”

“没有,没有,我没有不在场证明。”

“为什么没有?说来听听。”

“我就在那里。”

“哪里?”

“黑斯默街。当时我正要去找他,他威胁说要告发我,可是等我到那里的时候,街上到处停满了警车,已经有人把他杀了。”

“已经?所以你原本也打算要做同样的事?”

“不是同样的事,我又没有手枪。”

“那你有什么?”

斯蒂格耸了耸肩:“我有化学知识。古斯托出现了戒断症状,他需要小提琴。”

哈利看着斯蒂格的疲惫微笑,点了点头:“也就是说不管你给古斯托什么样的白色粉末,他都会立刻注射。”

斯蒂格抬起手来,指了指门口,铁链咔啦作响:“伊莲娜,我可以跟她说几句话吗?然后你就可以……”

哈利看着斯蒂格,这种人他曾经见过。一个心理受创、失去未来的人,对命运发到他手上的牌展开反抗,最后仍然败北。

“我去问她。”哈利说。

哈利在楼上客厅找到伊莲娜,她屈腿坐在椅子上。哈利拿下挂在玄关衣帽架上的外套,披在她肩上。他轻声跟她说话,她细声回答,仿佛害怕听见客厅的冰冷四壁传来回音。

她说古斯托和斯蒂格(他们都叫他易卜生)联合起来设计她,代价是半公斤小提琴。她已经被锁在这里四个月了。

哈利让她畅所欲言,直到她把话说完才问她下一个问题。

她对古斯托命案一无所知,只知道易卜生告诉她的事。她也不知道迪拜是谁或住在哪里,古斯托不曾透露,她也不想知道。她只听说过有关迪拜的传言,说他犹如幽灵般在城里飘来飘去,没人知道他的身份或样貌,他就像风一般难以捉摸。

哈利点了点头,最近他听过太多人这样形容迪拜了。

“汉斯会载你去警局,他是律师,会协助你报案。然后他会载你去欧雷克的母亲家,你可以先住在那里。”

伊莲娜摇了摇头:“我要打给我哥哥斯泰因,我可以住他那里,还有……”

“什么?”

“我一定得报案吗?”

哈利看着她。她那么年轻、那么娇小,宛如一只雏鸟,这些人对她造成的伤害难以估计。

“可以等明天再说。”哈利说。

他看见她泪眼盈眶,心想:眼泪终于释放了。他想把手放在她肩膀上,又打消了念头。现在她需要的可能不是陌生男人的手。但下一刻她眼中的泪水又止住了。

“有没有……有没有其他选择?”她问道。

“比如说?”哈利说。

“比如说永远都不要再看见他,”她热切地注视着哈利,“永远都不要。”哈利感觉到她把手放在他的手上:“求求你。”

哈利拍了拍她的手,把她的手放回她腿上:“走吧,我带你去找汉斯。”

哈利目送汉斯的车离开之后,回到屋里,走进地下室。他找不到绳子,只看见楼梯底下挂着庭院用的水管。他把水管拿进储藏室,丢给斯蒂格,抬头看了看横梁。高度够高。

他拿出在斯蒂格身上找到的药瓶,把里头的捷赐瑞片全倒出来,一共六颗。

“你心脏有毛病?”哈利问道。

斯蒂格点了点头。

“这药你一天得吃几颗?”

“两颗。”

哈利把六颗捷赐瑞片放到斯蒂格手中,空药瓶放进外套口袋。

“两天之后我会再回来。我不知道名声对你来说有多大意义,但如果你父母还在世,你一定会更加羞愧。你想必知道监狱里的其他囚犯会怎么对待性侵犯吧?我回来的时候如果你已经不在了,那你就会被遗忘,再也不会有人提起你的名字。如果你还在,我就会把你送去警局,听懂了吗?”

斯蒂格的惨叫声一路跟着哈利上楼。只有不得不跟自己的罪恶感、自己的心魔、自己的孤寂、自己的抉择单独相处的人,才会发出这种凄厉的叫声。是的,他见过这种人。哈利把门重重甩上。

哈利在维特兰斯路叫了一辆出租车,请司机开到厄塔街。

他的脖子抽痛不已。剧痛仿佛有自己的心跳、自己的生命,是个由细菌构成、被囚禁的发炎生物,只想从囚牢里被放出来。哈利问司机车上是否有止痛药,司机摇了摇头。

车子拐进碧悠维卡区。哈利看见烟火在歌剧院上空绽放,有人在庆祝。他突然想到自己也该庆祝一番,因为他办到了,他找到伊莲娜了,欧雷克也重获自由了,他所设定的目标都达成了,但为什么他一点庆祝的心情都没有?

“今天有什么活动吗?”哈利问道。

“哦,好像是歌剧的首演之夜,我刚刚才载了几个衣着优雅的客人去那边。”

“是《唐璜》,我收到了邀请。”

“那你怎么不去?应该很好看啊。”

“悲剧只会让我心情不好。”

司机在后视镜里用惊讶的眼神看着哈利,笑说:“悲剧只会让我心情不好?”

哈利的手机响起,是托西森打来的。

“我以为我们永远不再联络了。”哈利说。

“我也这样以为,”托西森说,“可是我……呃,我还是查了。”

“反正已经不重要了,”哈利说,“对我来说这件案子已经了结了。”

“好吧,不过知道一下也不错。命案发生前后,贝尔曼在东福尔郡,或者至少他的手机在东福尔郡,他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在犯罪现场和东福尔郡之间来回。”

“了解,克劳斯,谢啦。”

“好,永远不再联络?”

“永远不再联络,我要挂电话了。”

哈利结束通话,靠上椅枕,闭上眼睛。

现下他应该感到开心才对。

他在眼皮底下看见烟火璀璨绽放的亮光。

喜欢幽灵请大家收藏:(www.boboxs.com)幽灵波波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幽灵最新章节 - 幽灵全文阅读 - 幽灵txt下载 - 【挪】尤·奈斯博;林立仁译的全部小说 - 幽灵 波波小说

猜你喜欢: 将夜且听妖语我真没想盗墓啊抬棺匠尸王小道长茅山捉鬼人从盗墓开始探险直播诡行天下判官全球崩坏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末日!我拥有游戏旁白旱魃神探幽灵修道从高考落榜开始孤岛惊魂:逃出生天魔临人小鬼大守夜人深夜书屋葬魂人判官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始大祭司最后一个摸金校尉术道
完本推荐: 反派他过分美丽[穿书]全文阅读宝莲同人逍遥游全文阅读娇不可攀全文阅读家有庶夫套路深全文阅读山海高中全文阅读婚途末路全文阅读女配是重生的全文阅读听说反派暗恋我全文阅读从1983开始全文阅读你是不是喜欢我全文阅读天逆全文阅读裙上之臣全文阅读神路全文阅读(射雕)陶华全文阅读种子世界全文阅读子夜鸮全文阅读名门医女全文阅读侯门纪事全文阅读我的1979全文阅读王府小媳妇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男的,拿了最佳女演员奖神凰不为徒圣斗士圣战史垃圾系统找上我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逆天神医妃从火影开始选择全职艺术家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网王:最强老师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我真不是天师啊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西游之大道宝瓶全球崩坏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神捕从加点开始八零甜妻萌宝宝澹春山魔王不必被打倒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我在少林签到万年亲手养大的纸片人要娶我三国:开局砍了玩家领主玩家超正义隔墙梨雪又玲珑重启主神游戏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绑定天才就变强

幽灵最新章节手机版 - 幽灵全文阅读手机版 - 幽灵txt下载手机版 - 【挪】尤·奈斯博;林立仁译的全部小说 - 幽灵 波波小说移动版 - 波波小说手机站